关于法律权威和党的领导的关系


 发布时间:2020-10-30 10:04:23

宪法在不断适应新形势、吸纳新经验、确认新成果的过程中,保持着持久生命力。促进国家社会改革发展,推动法治国家进程宪法以其至上的法制地位和强大的法制力量,有力促进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有力推动了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进程,有力促进了人权事业发展。宪法是“母法”,一般法律是“子法”

专家证人观点的出现,便让公众产生了普遍的程序期待:一审裁判所依据的鉴定意见真的靠得住吗?重新鉴定的结果又会如何呢?当然,专家证人的意见再权威,也只是一家之言,能动摇但不能推翻之前作为定案依据的鉴定意见。二审法官当庭表示,辩方专家证人所说的内容,不能单独作为定案的依据,即是这个意思。要推翻之前的鉴定意见,尚需法庭聘请更权威的专家,作出新的鉴定意见;重新鉴定的意见也应依法接受控辩双方的充分质疑(双方均可聘请专家证人进行质证),经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十八届四中全会指出:“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一语道破法律权威的实质,法律的权威并不来自于法律背后的强制力。权威是尊严、权力和力量的意思,指人类社会实践过程中形成的具有威望和支配作用的力量。权威内含的“权”和“威”,应该来自于权威者自身,而非权威者所能使用的暴力。从法律权威一词来看,法律权威也就来自于法律自身能够让人们拥护的能力,而非法律的外在的强制力。从历史上看,统治权威可以有多种形态,按马克思·韦伯的说法,至少有三种理想形式的正统权威,而现代社会的统治权威则依赖于法理型权威。

1954年9月20日下午5时55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表决结果:投票数共1197张,同意票1197张,全场一片欢腾。宪法全票通过,确立了中国根本政治制度。宪法,在东方大地上第一次与人民的意愿高度契合。这部宪法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是崭新国家熔铸人民意志根基的最广泛动员——第一部宪法草案公布后的近三个月时间里参与讨论人数达1.5亿:宪法起草委员会收到的来自全国各地民众对宪法草案的修改和补充意见118万件。

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必须全面贯彻实施宪法。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强调,要健全宪法实施监督机制和程序,把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提高到一个新水平。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即将召开,人们期盼会议对全面贯彻实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提出新要求、作出新部署。下周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这是党的中央委员会全会首次将法治作为主题。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

面对这样的状况,越是死不认错,兖州公安乃至整个公安的形象创面就越大,伤害就越难补救;惟有诚恳认错,才能得到人们的谅解。但我们似乎还没有认错的习惯,哪怕犯了显而易见的错误,也只会掩过饰非找借口而不愿承认和道歉。这种对错误的应对“策略”表面上好像保住了脸面,实际上却在错误的泥淖里越陷越深,给人留下的只有无赖的印象。兖州公安在道歉之后尽管激起一阵议论浪潮,但绝大多数人对道歉还是持正面评价,而且相信刑拘事件将很快为之平息。这样的道歉结果,你说是损伤了执法权威和公信力,还是恰恰相反? (何 龙)。

《明史杂俎》里提出一个问题:天下何人最快活?最令人信服的回答是,“天下守法度者最快活”。一个有秩序且令人惬意的交通环境的构建,需要守法度的司机和行人,更需要作为“裁判”的交警,以法度为准绳规范执法。否则,又怎能要求他人做到遵章文明出行?严格执法,是规范执法的题中之义。众所周知,严格执法是法治的基本要求,也是法律贯彻的重要保障,这在交警执法上,更没有例外。一个令人颇感无奈的事实是,如果某方面治理不力,原因不外乎是 “三段论”:首先是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得制定;其次是相关法律法规跟不上形势需要了,得健全;再次是法律法规没得挑了,但执行不力,以致形同虚设。

这句话明确了执政党坚持依法治国、落实宪法精神的决心。在我们党的文件表述里,对于宪法权威性是越来越强调:上世纪五十年代,一般是提遵守宪法;1999年,江泽民在中共中央征求党外人士对修宪意见的座谈会上强调,维护宪法的尊严、保证宪法的实施极为重要。2002年,胡锦涛在宪法颁布二十周年会上讲话,强调进一步树立宪法意识与权威;2007年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上的报告中指出全体党员要自觉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带头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权威。

权威法医专家的观点,确实构成对一审判决所依据之鉴定意见的合理质疑。但专家证人的意见再权威,也只是一家之言,能动摇但不能推翻之前作为定案依据的鉴定意见。昨天(8日)上午,上海高院对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裁定驳回林森浩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作出的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法院核准。二审法院没有认可辩方提出的辩护意见,认为林森浩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虽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但不能从轻处罚。二审结果并不让人感意外,但对产生实体结果的程序期待却未能得到满足。

必须树立法律的权威、法治的权威。没有法治的权威,再多的法律体系也难以真正执行和落实。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后,我们面临着从法律体系向法治体系的转变,把好看的法律变成管用的法治实践。这就需要:一是在政治体制上和权力配置上确保法治权威的地位。二是大力推进政务公开,强化社会监督的作用。三是完善责任追究制度,强化责任追究机制。——科学立法是基础。法治政府制度体系虽已形成,但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当前,行政管理领域的建规立制,往往都是由主管部门主导完成的,即所谓“部门立法”。

张娴娴 新翼 传票

上一篇: 男子无经济来源先后骗贷70万元 两次作案均得手

下一篇: 日照法治政府建设实施方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6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