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少年没钱上网起歹念 午夜劫道捅死醉汉被抓


 发布时间:2021-02-26 20:43:34

民警拍其肩膀喊道:“老人家醒醒,看看被偷了什么东西。”那男子迷迷糊糊应一句:“干吗,我在家里睡觉碍着你了?多管闲事!”民警耐心询问,终于了解到,该男子姓王,62岁,柳州市人。王先生说,他只记得当晚到市中心一酒店喝亲戚的喜酒,喝了半斤多白酒,之后又到附近一餐馆参加老同学聚会,又被灌

菲菲趁他不注意,拿起他的手机逃离现场。起初,醉汉还没发现自己手机不见了。等到离开犯罪现场数十分钟后,他才发现自己手机丢了。于是,他立即拿起菲菲的手机,拨打自己的电话。这时,菲菲接起电话,说手机在她手中,让醉汉回来“取手机”。其实,这时菲菲早已经用色狼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结果,色狼回到现场时,被警方当场抓获。经查,醉汉姓苏,是一个“90后”,23岁,安溪人,小学文化,没有固定职业,在厦门做点小生意,暂住在江头裕兴大厦。案发当晚,他也是喝了酒,酒后起色心。事后,警方发现,苏某确实是“色胆包天”,他的作案地点全在大路边,监控全程记录了他的强制猥亵行为。(海峡导报记者 陈捷 通讯员 思法)。

原标题:喝3瓶白酒 闯入高速路打电话报警说“要在路上睡觉”一个醉汉打电话报警,民警问地点在哪里,他却说:“你们不要管我,不告诉你,我要在路上睡觉。”3月17日晚,漳州高速交警四大队接到一个怪异的报警电话。民警立即出警,途中试图与报警人联系,可在电话里,对方说了一句“我要在路上睡觉”就把电话挂了。民警持续拨打,电话总算接通了,对方说了一句“岩溪大桥”,又把电话挂了。“岩溪大桥?”可辖区没有叫这名的大桥,民警懵了。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矮个男子站在了推床对面,说:“我认识这个男的,他是我们一个小区的 ,我们是邻居。”张护士听了问对方,你说是他邻居,那你讲你住在哪里。这名男子便说,家住下关金陵小区。张护士一听还真是,便相信了那名男子的话。随后,张护士和同事从醉汉钱包内拿出两张5块钱,到预诊台帮醉汉挂号,并将钱包和手机放进醉汉包里,将两层拉链拉好,并叮嘱那名男子帮忙照看一下。那名男子说,“好的,我老婆在输液室挂水,正好也没事做。

16日下午,文化东路上,一醉酒男子骑电动车上路,走起了“S”弯,数次险与机动车相撞。一热心市民将醉汉拦下后报警,交警一大队民警赶到后,驱车将醉汉送回了家。16日15时30分许,记者途经市委党校,看到一男子骑一辆电动自行车西行,车摇摇晃晃走起了“S”弯,吓得同向行驶的机动车当街刹车或急转避让。百米距离,男子和这辆电动自行车就三次差点撞上机动车。一辆黑色轿车两次靠近电动车,车内乘客劝阻骑电动车的男子,但男子不管不顾,继续遛“S”。在文化东路、古寨东路交叉口,黑色轿车超过电动车,靠边停车,车上下来一中年男子拦下电动车。记者尾追赶到时,发现骑电动自行车的男子浑身酒气,说话语无伦次。黑色轿车上下来的姚姓市民不停地劝男子打车回家,他却一直嚷嚷着“不用你管”,姚先生劝说无效报了警。交警一大队民警赶到,将电动车就近存放,驱车把醉汉送回了家。

路上见到醉汉,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可是一名男子却很热心,碰到不认识的醉汉,不仅上前扶,还主动帮助把他送回家,如果你认为他是一名热心的好人,就错了。去年12月的一天,南京建邺区一个小区里,几个人扶着一名醉汉在路上,路过的青年男子王某连忙上前搭把手,还热心地问这问那。对方见他没什么恶意,还搭了几句话。随后,王某还热心地帮着把醉汉扶上了楼。王某下楼后没有走远,看到刚才架着醉汉的几个人很快走了下来,于是他又走上了楼。

醉汉耍酒疯挑衅被打伤,起诉打人者索赔。近日,顺义法院认定醉汉承担主要责任,判决打人者赔偿900余元。2014年4月16日,在顺义区英各庄村口,丰某在一家单位的门卫值班,谭某酒后进入门卫室揪住丰某头发。双方发生身体接触,造成谭某受伤。谭某起诉称,他当时饮酒过量,和丰某开玩笑,没想到丰某下手那么重。他称自己的损失有医疗费、误工费等共计7300余元,要求丰某按照8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金额共计5800余元。丰某辩称,他当天在门卫值班,谭某闯进去揪他头发、掐他脖子,还将假蛇扔到他身上。他认为,谭某酒后无端滋事,他是自卫,不应承担责任。法院认为,谭某对受伤应承担主要责任。丰某的自卫行为超过一定限度,也应承担责任。法院酌定丰某赔偿900余元。(记者 裴晓兰)。

综和体 老蓝 课军

上一篇: 关于国有资产出售法律法规

下一篇: 关于国有资产的相关法律规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3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