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防宣传教育需要进一步拓宽


 发布时间:2021-04-15 13:53:36

此外,辩护律师还提出,崔爱国在侦查期间揭发他人犯罪,并提供了有关线索,有重大立功表现。女老板靠人防赚千万41岁的贺晓郁是北京市晓江文化传播中心负责人,大学文化程度,她因涉嫌行贿也于2012年8月16日被刑事拘留,已被公诉至丰台法院。据贺晓郁说,她从2003年起开始做人防工程,通过

擅自改变收费计算标准按照浙江省和三门县的有关规定,三门县内十层以上(含十层)或基础埋深三米以上(含三米)的民用建筑的人防易地建设费收费方法为:地面建筑底层面积x2000元;十层以下或基础埋深三米以下的民用建筑的人防易地建设费计算方法为:地面总建筑面积x2%x2000元。2005年,三门县中盛花园项目向该县人防办申请缴纳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由于部分楼层超过十层,按规定,对超过十层部分应按标准收取人防易地建设费218万余元,其余部分应按标准收取22万余元,总计应收取240万余元。

原丰台区人防办主任、民防局局长崔爱国利用职务便利受贿104万元及2套住房。记者今天获悉,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崔爱国有期徒刑12年。崔爱国在受审时称,为他买房的女老板贺晓郁是他的情人,两人准备谈婚论嫁,他所有的钱都交由对方保管,贺晓郁买房是帮他投资理财。一审判决中,法院对崔爱国的这番辩解未予采纳。收受女老板两套房59岁的崔爱国大学文化,2000年5月担任丰台区人防办主任,2007年起任民防局局长。

2012年8月15日,崔爱国被捕。检方认为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离婚三次未果 情人两度流产崔爱国受贿的3套房产,行贿者是一名叫贺晓郁的女子。今年41岁的贺晓郁原是北京市晓江文化传播中心负责人,与崔爱国相识已有10年,其间两人发展成为情人关系,贺晓郁还为崔爱国两次怀孕流产。据崔爱国称,他和妻子的关系并不好,曾于1987年和1997年两次提过协议离婚,妻子均未同意。2007年,崔爱国为与妻子离婚一度诉至法院。后经儿子劝解才撤回起诉。

经浙江省三门县检察院指控,近日,三门县人防办原主任叶雄成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该县人防办综合科原科长徐钻栋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目前,判决已生效。以缓缴名义少缴人防费用人防办是一个不为人熟知的“冷衙门”,却也是个油水丰厚的实权部门,包括房地产在内、达到一定规模的民用建筑,在项目报批的过程中必须经过人防办的审批才能顺利动工。一些建筑商为了提高项目利润,千方百计拉拢主管部门负责人员,想方设法减少人防费用的缴纳。

昨日上午,崔爱国步履蹒跚走入法庭受审。昨日上午,原丰台区人防办主任、民防局局长崔爱国,因涉嫌受贿104万余元及3套房屋,在二中院接受审理。面对检方对其涉嫌受贿罪的指控,崔爱国当庭辩称,为他出资购买3套房产的是与他同居的情人,两人已谈婚论嫁,买房的钱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的,他只是让对方帮忙“理财”。59岁的崔爱国曾任丰台区人防办主任、民防局局长。昨日上午10时许,头发花白的他,在走进法庭时步履蹒跚。此案被安排在二中院最大的法庭开庭审理,北京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公园管理中心等单位近200人,被邀请到法庭参与旁听。

同年,湖州市检察院又查处了该市人防办原副主任、民防局原副局长单某和市人防办工程处原处长潘某玩忽职守、受贿窝案。这些案件与三门县人防系统渎职腐败窝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发案都出在审批环节。办案检察官认为,人防审批作为建设项目的前置程序,负责审批的工作人员有较大权力,易发生渎职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防空法》和《人民防空工程建设管理规定》等规定,国家和省确定的人民防空重点城市及县城新建十层以上(含十层)或者基础埋置深度三米以上(含三米)的民用建筑,以及人民防空重点城市的居民住宅楼,按照地面首层建筑面积修建6级的防空地下室;上述以外的人民防空重点城市的居民住宅楼,按照地面首层建筑面积修建6B级防空地下室;确因地质、地形、施工等客观条件限制,不能修建防空地下室的,建设单位必须报经人民防空主管部门批准后缴纳易地建设费。有关部门还规定,人防办还可视情暂按减半收取易地建设费。“由此可见,人防系统易发生渎职犯罪的风险点主要是人防工程审批及异地建设费收取这两大关键环节。随着城市规模扩大和房地产业发展,人防审批项目日益增多,异地建设费收取、缓缴等情况也相应增加,因此,通过查案,加大对这一部门的职务犯罪预防,促进人防系统的依法行政,迫在眉睫。”三门县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说。(范跃红 潘剑锋)。

不仅如此,据多名证人证言称,即使贺晓郁没有人防工程使用证,但只要是丰台区的人防工程,她也可以承租。纪委调查 房产过户儿子名下贺晓郁证言显示,在2009年时,因为换房的问题,丰台区纪委曾调查过崔爱国。为此,崔爱国当时特意找到给他行贿104万的两家公司负责人商议,该如何把这事给掩盖过去。“这期间他一直都没有找过我,直到四、五个月之后,才与我联系。”贺晓郁在证词中说,对崔爱国的调查至2010年10月份告一段落,但此后崔爱国一直很小心,说在他退休前还会再审查一次,因此“连我买的房子也要过户到他的名下,因为害怕招摇,其中一套还过户到了他儿子的名下”。

蔡桓功 鞍形 邪路

上一篇: 韶关6名干警充“保护伞” 受贿款上交为单位创收

下一篇: 评论:“领导工程”不是违法违规的保护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