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防建设服务于社会和城市


 发布时间:2021-04-11 02:48:47

“这家公司生产的原材料是稻糠和麦片,味道是发酵稻糠和麦片散发出来的,因此对人体应该无害。”林先生告诉记者,400平方米的地下人防室被这家企业租用了一半,租金用来贴补马榕小区管理和垃圾清理等费用支出。人防办:将现场调查《福建省人民防空条例》规定,平时使用公用的人民防空工程,必须向所

因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李铁柱11月19日被依法批捕。保定市人防办原副调研员国惠仙在人防工程项目审批过程中滥用职权,少批人防工程面积、降低人防工程等级,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1亿多元;为开发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贿赂10万元。因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国惠仙已被批捕。此外,保定涿州市人防办原主任李友、定州市政府办公室人防科原科长陈韶辉等人也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收受贿赂,给国家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一个系统如此之多人员涉案落马,令人触目惊心。

记者22日从河北省检察机关了解到,保定市检察院查办了保定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原主任李铁柱、原副调研员国惠仙等人渎职、贪贿犯罪系列案件,20人被立案查办,为保定市近20年来最大一起渎职贪贿系列案。据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通报:保定市人防办原主任李铁柱滥用职权,违法审批多个小区项目人防工程建设面积,致使少建和降低标准建设防空地下室,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1亿多元;数次收受多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现金及房产贿赂共计700余万元。

随着城市规模扩大和房地产业发展,人防审批项目日益增多,异地建设费收取、缓缴等情况也相应增加,因此,通过查案,加大对这一部门的职务犯罪预防,促进人防系统的依法行政,迫在眉睫。人防办咋就没“防”住腐败?人防工程是国防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相关规定,民用建筑到达一定的规模时,应当修建防空地下室或根据相应规模向国家缴纳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然而,被告人叶雄成、徐钻栋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却不正确履行职责,为了蝇头小利,致使国家少收了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700余万元。

经法院审理查明:广州火车站人防工程是由广州市人防办管理的人防国有资产,根据《人民防空国有资产管理规定》以及《人民防空财务管理规定》,人防办及其直属事业单位利用人防国有资产,开展平战结合,为社会服务所取得的收入及经营部门缴纳的人防国有资产占用费即平战结合收入,均属于人防国有资产。虽然2004年至2006年,火车站管理所完成了市人防办下达的经济指标,其发放的“过节费”也没有超过有关规定“全年自主经营收入的40%”,但根据该《分配试行办法》的实施要求,其分配方案必须报上级主管部门审核才能执行,而上述期间,“过节费”的发放方案并未经上级部门审批同意。

9日下午的火灾发生后,西大街派出所民警立即出动,在附近寻找可疑人员,并将58岁的嫌疑人张某抓获。据张某交代,9日凌晨3点多,他在汽车站附近一辆报废车上睡得好好的,却被城管叫醒,他怀疑是人防工程的看门人给城管透漏的消息,于是怀恨在心。后来,他来到人防工程附近的板房,撬开门用火机点燃了板房内的毛毯。记者通过附近的监控,可以清晰地看到张某放火的全过程,张某于3点18分到房间点火,短短几分钟,板房就被大火吞噬。当天下午,张某来到人防工程施工处,点燃附近广告牌。

同年,湖州市检察院又查处了该市人防办原副主任、民防局原副局长单某和市人防办工程处原处长潘某玩忽职守、受贿窝案。这些案件与三门县人防系统渎职腐败窝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发案都出在审批环节。办案检察官认为,人防审批作为建设项目的前置程序,负责审批的工作人员有较大权力,易发生渎职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防空法》和《人民防空工程建设管理规定》等规定,国家和省确定的人民防空重点城市及县城新建十层以上(含十层)或者基础埋置深度三米以上(含三米)的民用建筑,以及人民防空重点城市的居民住宅楼,按照地面首层建筑面积修建6级的防空地下室;上述以外的人民防空重点城市的居民住宅楼,按照地面首层建筑面积修建6B级防空地下室;确因地质、地形、施工等客观条件限制,不能修建防空地下室的,建设单位必须报经人民防空主管部门批准后缴纳易地建设费。有关部门还规定,人防办还可视情暂按减半收取易地建设费。“由此可见,人防系统易发生渎职犯罪的风险点主要是人防工程审批及异地建设费收取这两大关键环节。随着城市规模扩大和房地产业发展,人防审批项目日益增多,异地建设费收取、缓缴等情况也相应增加,因此,通过查案,加大对这一部门的职务犯罪预防,促进人防系统的依法行政,迫在眉睫。”三门县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说。(范跃红 潘剑锋)。

“实际上,我和她之间是一种事实上的谈婚论嫁的关系。”崔爱国说,他和妻子感情一直不太好,曾几次想要离婚,但都因孩子没有离成。他与贺晓郁在2005年成为情人后,就开始给她大笔的钱,2007年同居后又将自己全部存款、卖房款以及工资卡等,全部交由对方保管,对方用于购房等投资。如果将来二人一起生活,就由贺晓郁负责理财,如果二人分手,贺晓郁把这些钱按照银行利息全部返还给崔爱国。崔爱国的辩护律师认为,崔爱国与贺晓郁共同生活,是事实上的夫妻关系,二人具有共同的财产,不可能形成行贿与受贿的关系。

检察机关查明,2003年6月,三门县的赛格特花园项目向该县人防办申请缴纳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按规定该项目应缴纳人防费用242万余元。时任该县人防办主任的叶雄成在审核后,擅自决定对该项目只收取60万元人防易地建设费,对剩余部分以缓缴的名义未予收取。在此后叶雄成任职的9年里,他从未再过问应缓缴的182万余元。而在2009年8月,负责该项目的房产公司已经因股东会决议解散了。由此,这182万余元变成了无从催缴的坏账。

2010年九十月份的时候,崔爱国觉得这套房子不踏实,怕出事,就让贺晓郁把这套房子卖了。“我和他就是行受贿关系,我也是不得已的。”贺晓郁的证言显示,2010年,崔爱国在她面前总是提起自己儿子的婚事很不顺,交往的几个女朋友都明确表示要出来单住,贺晓郁就明白崔爱国想让她给他儿子买一套婚房。她对崔爱国说在马家堡附近买一套小一居,崔爱国同意了。2010年九十月份,贺晓郁看上了玺萌鹏苑的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她给崔爱国打电话,崔爱国表示同意,贺晓郁买这套房一共花了140万元钱。

马艳芬 和国 图市

上一篇: 民事诉讼法制度与理论的深层分析

下一篇: 嘉兴经开区综治委戴海林主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