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学子“免死”求情的情与法


 发布时间:2021-04-16 16:47:45

转变工作作风与反腐败之间有何关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的讲话中给出了明确答案:“工作作风上的问题绝对不是小事,如果不坚决纠正不良风气,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像一座无形的墙把党和人民群众隔开,党就会失去根基、失去血脉、失去力量。”对于工作作风的问

应该说,纯真的、朴素的、善意的人情往来很有必要,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是社会和谐的重要元素。不过,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如今的人情往来越来越多地演变成不正常的交往。其一是人情往来的目的不纯。比如,很多送礼者,怀揣各种意图,通过借参与官员的家事,来联络感情,以达到今后通融、用得着的目的。其二是人情往来常常看人下菜碟。比如,并非所有人的家事都会有捧场者,一般干部、小老百姓显然难有这样壮观的场面。而现实中,只有那些有实权的官员,才会享受到这种主动上门的送礼孝敬。

别人为什么想方设法接近你、款待你、送礼金甚至收买你,看中的其实是你手中的权力。正是出于“人情”的清醒认知,中纪委才会要求纪检监察干部清退各种会员卡,从自我做起,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环境。和会员卡一样,许许多多的“人情”和“人情消费”,实际已经异化为权力腐败。送礼者另有所求,收礼者心知肚明,一笔笔的钱权交易,就这样在心照不宣中悄然完成。确实,有些官员可能不想腐败,却抵不住“人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拉拢;许多的受贿,也并非赤裸裸的金钱收买,常常以“合情合理”的方式进行,年节的礼品、红白喜事的“份子钱”、各种会员卡……在逃不脱的“人情”利诱下,一些权力的掌握者就一步步走向堕落。

事实上,在许多案件上,情与法的纠葛都无法避免。而司法也很难完全摆脱舆论“冲击波”,本质上,“法律无法远离‘看得见的人情’”,但要保证公正,它就必须以法律为准绳,并对芜杂的舆情做到“兼听”而非“偏听”。说到底,司法机关审理案件,不应偏听一方诉求,而应努力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做出契合司法公正的判决。就该案而言,无论是要求判林森浩死刑的,还是为其求情的,都有其合理成分。而法院方面该做的,是终审时本着少杀慎杀的宽严相济精神,坚持依法审决。(职员 张贵峰)。

可见,中国乡民也有朦胧的‘自然法’意识。” 具体到案件的诉讼中,民众打官司只有通过带着情感诉说冤情,申冤话语用情感来修辞,才能迎合儒吏之同情,才能胜诉。(三)“情判”的儒吏心态孔子认为对法律的制定和运用必须以礼为指导,要求司法官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用儒家经义作为分析案情,认定犯罪的理论依据,并按经义的精神解释适用法律。当礼义与法律发生矛盾时,要据礼义原则处理,即情理原则。可见,情理原则之所以进入司法实践,成为裁判必须考量的重要因素,与儒家思想和传统是分不开的。

受贿方也会因为对方并未当场提出请托事由,而错误地认为这不算是犯罪。即使受贿方一时推辞,行贿方也能以节日问候的名义再三要求其收下。例如在今年上半年的深圳市环保系统腐败窝案中,行贿者就是抓住时间上的特点来进行人情腐败。每到中秋节和春节,来给环保系统职工送红包的人就纷至沓来。加上平日里时不时的物质关心,员工们已然逐渐麻痹在人情里。“人情的杀伤力在于其持续的攻击性,一般而言,带着‘不良企图’的人情往来往往并非一次性的,而是重复性的、不间断地进行。

身犹天也,数与之相参,故命与之相连也。”在董仲舒看来,水旱、地震等自然灾害,并不完全是出于自然规律,而是缘于人事,自然的异变实际是对皇帝执政不当的谴责,所以当灾害或异变出现时,皇帝必须修德改政,若对此忽视不惮,则王朝就会灭亡。唐代以后,对源自于天的自然灾害又有了新的认识,很多人认为灾害不过是“常数”、“常理”,它是自然的机制产生的自然现象,与人事特别是与皇帝的德行无关,此种认识一直延续至北宋,由此还出现了“天是天、人是人”的天人二分的思想,认为两者之间没有相关关系。

曹禄林 演容 谢尚河

上一篇: 用“女网友”做诱饵 6个年轻人抢劫未遂被控诉

下一篇: 男子赴异地投靠女网友 被骗吃骗喝后没钱回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