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吴英父亲诬陷案该如何收场


 发布时间:2021-04-13 11:28:21

2013年10月31日,当地政府曾将死者吴英娘家、婆家亲属召集到一处,商议先行赔偿问题。蔡世勇的姐夫赖先生表示,政府提出的赔偿金额70余万,包括死者赔偿金、孩子抚养费等。当地政府的这一行为引发公众质疑:加害人为醉酒民警,政府为何埋单?2013年11月3日,贵港市副市长、平南县委书

2013年10月28日,胡平携带其配备的“六四”式手枪到平南县大鹏镇协助湖南省新化县民警刘华、罗忠政调查案件。当日19时许,三人结束工作后到大鹏镇“兄弟酒家”吃晚餐,胡平违规饮酒。21时许,醉酒后的胡平乘车返回平南县城。途经大鹏镇新塱街时,胡平要求下车并在街道上吵闹滋事。22时许,胡平在街道上掏出其佩戴的“六四”式手枪开了一枪,随后进入被害人蔡世勇、吴英(孕妇)夫妇经营的“老牌螺蛳粉店”内,询问是否有奶茶。听说没有后,胡平用枪拍打餐桌,接着持枪朝店内天花板开了一枪,还持枪指着正在店内吃米粉的客人头部。

虽然当时有点疑惑,不过,吴永正没有对几人身份进行反驳,该朋友随后也就自行离开了。而后,吴永正的家人通过手机想联系他,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在吴永正突然“失联”的同时,吴英的代理人之一蔺文财也突然“失联”,据消息人士称,蔺文财在山西太原机场被暂扣,原因是浙江东阳警方发出了网上追逃的信息。7月22日,吴英的另两位代理人朱建伟和吕海波飞抵杭州,当天下午5时,在浙江女子监狱会见了吴英,商量有关刑事申诉的问题,随后,蔺文财也参加了此次会见。

吴英父亲吴永正涉诬告陷害案:公安局提请批捕 检察院不予批准记者从浙江东阳市有关部门获悉,因涉嫌诬告陷害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东阳市人民检察院9月4日对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及代理人蔺文财作出不批捕决定。目前,两人的刑事强制措施已经变更为取保候审。2014年3月,东阳市政府成立吴英案资产处置组,副市长陈军任组长。7月23日,吴永正、蔺文财以陈军曾向吴英索取贿赂为由,以申请陈军回避的方式向东阳市委、市政府、市委政法委等单位举报,并在蔺文财自建的“中国民告官”网站及个人微博上散布所谓“陈军索贿”一事。

昨天下午3点半,贵港市中院开庭对此案公开宣判。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胡平原系广西平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警察。2013年10月28日,胡平携其配备的“六四”式手枪到平南县大鹏镇协助湖南省新化县民警调查案件。当日19时许,三人结束工作后到大鹏镇“兄弟酒家”吃晚餐,胡平违规饮酒。21时许,醉酒后的胡平乘车返回平南县城,途经大鹏镇新塱街时,胡平要求下车并在街道上吵闹滋事。22时许,胡平在街道上掏出佩枪开了一枪,随后进入被害人蔡世勇、吴英(孕妇)夫妇经营的“老牌螺蛳粉”店内,询问是否有奶茶,听说没有后,胡平用枪拍打餐桌,接着持枪向店内天花板开了一枪,还持枪指着正在店内吃米粉的客人头部。

“在场的还有三名法官,昨天上午开始审,中午在监狱里吃过饭,12点半后接着审。”吴永正表示,当天开庭并没有出结果,改为择日宣判。“吴英对案子很有信心”整个见面会,记者正好坐在吴永正的旁边。吴永正的烟瘾很厉害,一分钟内就能抽完一根“中华烟”,抽到快到烟屁股时才掐灭,再重新点上一根,如此反复,一刻也不消停。记者递上一根烟,很快和吴永正攀谈了起来。记者:你抽的烟挺好,现在还开厂么?吴永正:现在出了这事,哪还有心思干活,现在生活上主要靠些朋友支持,小女儿也会帮帮忙,补贴家用。

检察机关不批捕,意味着所涉诬告陷害罪的司法程序到此为止。执法机关将刑拘变更为取保候审,背后又涉及什么刑事犯罪?显然需要有一个合乎法律逻辑的答案。吴英的父亲和代理人涉诬告陷害案有了新进展,对于公安机关的提请批捕,东阳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批捕的决定。目前,吴永正和蔺文财的刑事强制措施已经变更为取保候审。检察机关不批捕,意味着所涉诬告陷害罪的司法程序到此为止,除非公安机关有新的证据,否则当事人在这一罪名上便应按照无罪处理。

“当时吴风涛还说喝了那么多酒,打车走吧。”检方督促成立专案组“车辆撞击护栏后还向前行驶了52米,如果司机已经死亡,这在技术上是否可行值得怀疑”除了三次笔录前后迥异、现场勘查认定司机是李鹏之外,吴英称在事故伤情鉴定上也可疑。吴英说,当时李鹏主要伤在下巴,下巴骨折缝了20多针。而吴风涛的伤情主要在身体右侧。大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出具的伤情鉴定书显示,死者右额发际下裂创,深达颅骨,右颧部擦伤,右顶部出血脑组织软化,诸多伤情出现在右侧。

卤粉的味道满足了饥肠对食物的所有想象。第一篇报道发出后,我的脚步并未停止。如果说蔡世勇的伤痛还能够用言语表达、通过媒体传播,那吴英留下的两个孩子呢?一个7岁,一个1岁半,她们还要经过多长时间,才能慢慢体味到“妈妈不在了”的那份酸楚?见到小姐妹时,已经是11月3日下午,当时我已准备回到45公里外的县城。看到蔡世勇姐夫家的米粉店有条门缝,我便买了一袋水果推门而入。走进昏暗的门厅,7岁的姐姐正乖坐在小板凳上嚼着米粉,1岁半的妹妹则走来走去,我递给她一个橘子,她则冲着我笑。

金沙江 盖楼 现向

上一篇: 继精神文明建设全国重大典型爱心邮路

下一篇: 捐款箱被盗检修工追贼 地铁职员将窃贼人赃并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57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