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核心价值观友善的书信


 发布时间:2020-09-19 01:07:33

法院判决认定,中贸圣佳公司未经杨绛许可,擅自向鉴定专家、媒体记者等展示、提供并放任相关人员在互联网上传播钱钟书、钱瑗、杨绛三人的私人书信及相关隐私,还对相关信息进行了大范围集中转载和传播,构成对相关权利人隐私权的侵害,造成了不良影响,应承担法律责任。李国强作为收信人,负有保护写信

2013年5月,中贸圣佳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将于2013年6月21日下午举行“也是集——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活动,公开拍卖上述私人信件。为进行该拍卖活动,该公司还将于2013年6月8日举行相关研讨会,于2013年6月18日至20日举行预展活动。与此同时,中贸圣佳公司网站中还登载了多篇介绍公开拍卖活动、鉴定活动以及拍品中部分书信手稿细节内容的媒体报道文章,部分文章中以附图形式展示了相关书信手稿全貌。此后,杨绛向法院提出诉前申请,请求责令中贸圣佳公司及李国强立即停止拍卖。

对于转让涉案信件给杨绛造成的不快感受,他深感歉疚,并多次以书面形式向杨绛致歉,但与本案所诉无关。李国强还提出,涉案信件内容多为讨论出版细节、代购或赠阅图书及日常问候等事务性、礼节性内容,不具有文学性和艺术性,并非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信件内容不涉及隐私。他请求法院驳回杨绛全部诉讼请求。□审理1私人书信属隐私法院判被告侵权市二中院认为,我国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创造成果。

但是,出于社会公共利益而对个人通信中的私人信息进行公开和使用应当以尊重个人意愿为前提,即应当最大程度地对公民个人利益进行保护。这是因为,隐私权是公民的一项基本人身权利,而个人利益是公共利益得以实现的基础。通信秘密的保护对于维护公民合法权益及社会公共利益具有重大的现实价值。如果公民的通信秘密得不到法律保护而被他人随意泄露,公民的合法利益就有可能受到不法侵害,进而会导致公民丧失通信的动力和表达的动力,这将对社会公共利益和文化发展造成不利的后果。

该案审理中,法院积极合理采取保全措施,准确把握适用条件和程序,既为权利人及时提供保护,又防止滥用诉讼权利。禁令有助于推动全社会特别是收信人对于发信人著作权及隐私权的保护,彰显司法权威,发挥了司法的社会引导功能。一起因已故著名学者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而起的纠纷,引发人民法院作出首例涉及著作人格权的临时禁令。这也是新民事诉讼法实施后,首例针对侵害著作权行为作出的临时禁令,将给著作权和隐私权问题带来深远影响,也会对书信拍卖行为起到重要引导作用。

3收信人自称“转让”但未提供充分证据对于李国强,法院认为结合现有证据,可以确认涉案书信本应由李国强保管。对于涉案书信的流转过程,李国强称其已将书信等藏品转让给叶某,但未提供充分证据,法院对此不予支持。李国强作为收信人,负有保护写信人通信秘密和隐私的义务,况且杨绛已于信中明确要求其将手中书稿信札等妥为保藏。基于此,李国强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以转让或其他方式使得涉案书信手稿对外流转,且未对受让人及经手人等作出保密要求和提示,导致后续涉案侵权行为发生,亦侵害杨绛隐私权,应与中贸圣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事由 杨若桐 杨硕高

上一篇: 综治单位内部治安防范措施

下一篇: 开展校园周边治安安全专项整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