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岁女警驻守长途客运站 4年揪出60名在逃嫌犯


 发布时间:2020-09-24 04:09:11

2013年5月,中贸圣佳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将于2013年6月21日下午举行“也是集——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活动,公开拍卖上述私人信件。为进行该拍卖活动,该公司还将于2013年6月8日举行相关研讨会,于2013年6月18日至20日举行预展活动。与此同时,中贸圣佳公司网站中还登载

法律人士:拍卖书信必须征询权利人在近几年的拍卖会上,名人信札的落槌价格总是给人们惊喜,业界普遍认为,未来几年随着人们对现代名人书札价值认识的提高,这类名人书札的价格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而杨绛案的结果无疑给拍卖公司敲响了警钟。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杨明律师表示,法院的这一判例具有标杆性意义,今后的拍卖书信必须征询权利人。杨明律师认为,长期以来,拍卖公司习惯于通过在拍卖时发表免责声明的方式,来免除对因拍卖瑕疵物品所引发的买受人的赔偿责任。

中贸圣佳公司作为涉案拍卖活动的主办者,已通过召开研讨会等方式将钱钟书、杨绛及钱瑗的书信手稿向相关专家、媒体记者等披露、展示或提供,且未对相关专家、媒体记者不得以公开发表、复制、传播书信手稿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予以提示,反而在网站中大量转载,其行为系对相关书信著作权中的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获得报酬的权利的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中贸圣佳公司未经杨绛许可,擅自向鉴定专家、媒体记者等展示、提供并放任相关人员在互联网上传播钱钟书、钱瑗、杨绛三人的私人书信及相关隐私,还对相关信息进行了大范围集中转载和传播,构成对相关权利人隐私权的侵害,造成了不良影响,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法律责任。据此,作出上述判决。李国强辩称其已于2013年4月21日,将涉案书信等转让给案外人,故自己与涉案拍卖活动无关。法院认为,李国强作为收信人,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以转让或其他方式使得涉案书信手稿对外流转,且未对受让人及经手人等作出保密要求和提示,导致后续涉案侵权行为发生,亦构成对杨绛涉案隐私权的侵害,依法应与中贸圣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王玉亮认为此次事件很有可能成为一次典型性案例,为以后 类似案件的诉 讼提供宣判依据的范本。民间收藏市场上,名人信札流通量更大,涉及著作权和隐私权问题更多;将成为中国拍卖人一个参考案例,拍卖行将以此为鉴知名评论家、学者、近代史研究者解玺璋则从另一个角度对此次事件进行了思考。他在最新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卖与非卖之外,更重要的是对名人信札的保护、开发和使用。名人信札在历史研究中的特殊地位表明了它的双重性质,即它的私人性、私密性和公众性、公开性。

2013年5月,中贸圣佳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将于2013年6月21日下午举行“也是集——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活动,公开拍卖上述私人信件。为进行该拍卖活动,该公司还将于2013年6月8日举行相关研讨会,于2013年6月18日至20日举行预展活动。与此同时,中贸圣佳公司网站中还登载了多篇介绍公开拍卖活动、鉴定活动以及拍品中部分书信手稿细节内容的媒体报道文章,部分文章中以附图形式展示了相关书信手稿全貌。此后,杨绛向法院提出诉前申请,请求责令中贸圣佳公司及李国强立即停止拍卖。

同时,拍卖公司总是要求委托人说明拍卖标的物的来源和瑕疵,而怠于对拍卖标的物是否侵犯第三人合法权益的审查。由于这些做法常常奏效,拍卖公司对拍卖标的物是否侵犯第三人著作权、隐私权的问题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杨明律师指出,其实拍卖公司并非如其所称“不承担审查责任”,我国《拍卖法》第六条明确规定:“拍卖标的应当是委托人所有或者依法可以处分的物品或者财产权利。”而拍卖公司的习惯做法导致了对第三人权利的保护淡化与漠视。从这一意义上来说,本案的判决无疑具有标杆性意义。一旦本案判决结果生效,今后拍卖公司对书信等标的物进行拍卖前,必须进行前置性的合法性审查,以有效防止其对第三人侵权责任的发生,而这无疑将更加有利于规范拍卖市场的秩序,推动拍卖市场的有序发展。据记者了解,一审判决后,原告杨绛和被告李国强均未提出上诉,只有被告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起上诉。

杨绛(资料片)钱瑗、钱钟书、杨绛一家三口(资料片)“个人隐私、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多年的感情,都可以成为商品去交易吗?”年过百岁、自称已走到“人生边缘”的杨绛先生愤然发出诘问。近日,北京二中院对此作出回答:法院判决被告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被告李国强停止侵权,赔偿杨绛20万元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并公开赔礼道歉。法律人士对此表示,此案判例给持续飙涨的名人信札收藏热敲响了警钟,102岁的杨绛打赢官司,不但维护了自身权利,也将对拍卖法规产生标杆性意义。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刨除个人情感,单纯从法律上讲,拍卖主要适用于《拍卖法》,委托人如果对拍品有完全的处分权,则有权委托拍品上拍。”王凤海说。在拍卖中,这些信件涉及的是物权的转移,而非著作权的转移,信件属于动产,动产则视目前持有人为所有人。《拍卖法》规定,只要是可以转让的物品都可以拍卖,拍卖本身只是买卖方式,可以买卖的物品包括房地产、土地和知识产权等。王凤海表示,信札的转让此前屡次发生,这就说明信札拍卖本身没有问题。

3收信人自称“转让”但未提供充分证据对于李国强,法院认为结合现有证据,可以确认涉案书信本应由李国强保管。对于涉案书信的流转过程,李国强称其已将书信等藏品转让给叶某,但未提供充分证据,法院对此不予支持。李国强作为收信人,负有保护写信人通信秘密和隐私的义务,况且杨绛已于信中明确要求其将手中书稿信札等妥为保藏。基于此,李国强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以转让或其他方式使得涉案书信手稿对外流转,且未对受让人及经手人等作出保密要求和提示,导致后续涉案侵权行为发生,亦侵害杨绛隐私权,应与中贸圣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原来,这是一批没有征得写信者同意的信函拍卖。在法律上,这至少涉及到了四方当事人,一是信函的所有人、二是写信人、三是委托人、四是拍卖公司。别的拍卖通常只需所有权人同意,但信函的拍卖,写信人的著作权和隐私权也应得到充分保障。先从著作权上说起。书信虽然是写信人写给信函接收人的,但建立在信件内容基础上的著作权,还是归属于写信人。对这一点,舆论还是有共识的。产生分歧的地方在于,拍卖也可以不处分书信的著作权,而单单围绕物的流转进行。

明哲 民主派 双则

上一篇: 重业务 轻党建现象较突出

下一篇: 一年级道德与法治下册 可爱的动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