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主题校园安全作文800字


 发布时间:2020-09-27 09:30:03

其中钱钟书手稿拍卖的诉前行为保全案作为唯一一起知识产权案件。在审理钱钟书手稿拍卖案时,二中院认为,涉案私人书信作为著作权法保护的文字作品,其著作权应当由作者即发信人享有,任何人,包括收信人及其他合法取得书信手稿的人,在对书信手稿进行处分时均不得侵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二中院及时作

这样的情况下,在转移所有权的时候,一定会侵犯这个作品当中著作权的发表权和作者在其中表达思想的一些隐私权。“在一个年逾百岁的老人明确表示坚决反对的情况下,拍卖公司一意孤行,显然是对他人权利的一种漠视。”信件涉及物权转移,而非著作权转移;如果委托人和拍卖行法律程序无问题,杨绛对簿公堂可能会输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人大律师学院兼职教授王凤海对此事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现在很多讨论集中在《著作权法》中,包括展览权,而这些都和拍卖没有关系。

此后,杨季康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侵害著作权及隐私权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中贸圣佳公司和涉案书信的收信人李国强停止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以及合理费用5000元。对此,中贸圣佳公司和李国强均提出了答辩理由,并请求法院驳回杨季康的全部诉讼请求。北京市二中院经审理后认为,中贸圣佳公司的行为侵犯了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并与李国强共同侵犯了杨季康等的隐私权,因此作出判决:中贸圣佳公司停止侵害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钱钟书、杨季康、钱瑗分别对各自创作的书信作品享有著作权。此外,相关书信均为写给李国强的私人书信,内容均为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属于隐私范畴,钱钟书、杨季康、钱瑗各自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权不受侵犯。中贸圣佳公司作为拍卖活动的主办者,其行为系对相关书信著作权中的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获得报酬的权利的侵害。公司未经杨季康许可,擅自向鉴定专家、媒体记者等展示、提供并放任相关人员在互联网上传播钱钟书、钱瑗、杨季康三人的私人书信及相关隐私,还对相关信息进行了大范围集中转载和传播,构成隐私权的侵害。此外,李国强作为收信人,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以转让或其他方式使得涉案书信手稿对外流转,且未对受让人及经手人等作出保密要求和提示,导致后续涉案侵权行为发生,亦构成对杨季康隐私权的侵害,依法应与中贸圣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记者 颜斐。

“信件拍卖的有关法律问题要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如果我们社会对收信人所有权不作出必要规制,并对这种侵权行为听之任之,这将对社会产生一个非常危险的导向:在中国,可以借拍卖等其他手段之名,随意侵害公民非常私密的个人信件及其隐私。这不但将摧毁人与人之间已经非常脆弱的信赖关系,使得人人自危,不敢坦诚交流。重要的是使诚信严重缺失、法律不再是良法之治,这将严重阻碍我国的法治进程。法律界必须严肃认真对待此类案例,向全社会发出强有力的正确指引,引导所有公民在行使个人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能损害其他公民合法的自由和权利。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刨除个人情感,单纯从法律上讲,拍卖主要适用于《拍卖法》,委托人如果对拍品有完全的处分权,则有权委托拍品上拍。”王凤海说。在拍卖中,这些信件涉及的是物权的转移,而非著作权的转移,信件属于动产,动产则视目前持有人为所有人。《拍卖法》规定,只要是可以转让的物品都可以拍卖,拍卖本身只是买卖方式,可以买卖的物品包括房地产、土地和知识产权等。王凤海表示,信札的转让此前屡次发生,这就说明信札拍卖本身没有问题。

2013年4月21日,叶某到李国强家,以现金方式向李国强支付转让款项港币50万元并取走收购涉案书信在内的相关藏品。李国强认为,该转让行为系合法民事行为,他未将涉案信件向不特定的人公开,且完全出于“妥善处理以便存于后世”的善意,绝无以拍卖等行为牟取利益、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故意,更未直接或间接委托拍卖公司进行拍卖,杨绛所诉侵权行为与他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关系。李国强说,2013年5月20日,他接到杨绛来电后才获悉涉案拍卖活动,其对此深感意外和震惊,于次日回信给杨绛告知相关事实情况,但出于尊重行业惯例和为买家保守商业秘密考虑,未向杨绛透露藏品收购人的姓名。

王目 通栏 法官

上一篇: 广东梅州捣毁一深山假烟工厂 案值约123.5万元

下一篇: 孕妇B超鉴定胎儿是女孩 流产后发现是男孩怒举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8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