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5月1日实施


 发布时间:2020-11-25 21:00:11

第四条约定:钱鸣任职期间,或钱鸣虽然离职但不单独使用专利时,昂丰公司向钱鸣支付产品(含成套部件、专利部分的配件)售价的1%作为专利使用费;昂丰公司在每年一月份结算并支付前一年度钱鸣应得的专利使用费,但每项专利的使用费每年最低为1万元,最高为3万元。第六条约定:本协议在专利有效期内

24日公布的《广州市专利行政执法办法》,规定了定期巡查制度,专利行政部门会同其他相关知识产权部门联合对重点地区、重点领域、重点市场定期开展巡查,将执法关口前移,主动出击,提高打击专利违法行为的效率。此外,该《办法》还设立了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和查处假冒专利案件的信息公开制度,对作出认定侵权的处理决定及作出行政处罚的决定在一定期限内及时向社会公开,使专利行政执法行为更加公开、透明。据悉,该《办法》将于10月1日起实施。(完)。

上述司法解释中使用了“无实质性差异”的措词,比专利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走得更远。此处的“无实质性差异”标准显然宽于新颖性判断中“惯有手段的直接置换”等概念,进入了“明显无创造性”的范围。如何判断被控侵权技术与现有技术“无实质性差异”,可谓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此处的“无实质性差异”标准就是“明显无创造性”标准;有人认为“无实质性差异”标准就是“无创造性”标准;还有人主张在出现专利技术、被控侵权技术、现有技术三者相互接近但均不相同的情形时,按照“更接近原则”进行判断:如果被控侵权技术更接近于专利技术,则构成侵权;如果被控侵权技术更接近于现有技术,则不构成侵权。

昨日,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2009至2013年度专利纠纷案件的审理情况。5年来,市中级人民法院共受理专利纠纷案件329件,审结308件,其中案件数量自2012年起呈迅速上升趋势。从审理情况来看,专利纠纷案件类型比较集中,其中涉及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较多。据大连中院民四庭副庭长薛辉介绍,外观设计仿制简单,且有投资少、见效快等特点,由于侵权人法律意识薄弱,特别是侵权产品的销售商未能严把进货关,致使这类侵权行为多发存在,这使得专利权人通常采取集中维权的方式,从而在区域内或行业内催生一批具有较大社会影响的系列案件。

因为牵扯到专利以及药品加成,不少跨国药企投放中国的药品价格要比其他国家高很多。有法学家呼吁,在保护专利的同时,更要保护好公民的健康权。这也是人们关注印度仿制药的原因。在印度,政府一再突破药品专利限制,允许企业生产大量价廉质优的仿制药,广受贫困患者和国际人道医疗组织的欢迎。这固然引起了跨国药企的愤怒,只是迫于舆论压力,他们默许了印度的做法,但显然不愿意将强制专利许可扩大到更多国家。毕竟一旦被滥用的话,会打击药企的研发热情,从而不利于药品行业的良性发展,最终损害的还是患者的利益。

5月26至29日,由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柳斌杰率领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专利法执法检查组赶赴安徽。检查组先后来到合肥、芜湖、蚌埠等地,深入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等,了解专利法贯彻实施情况,听取政府、司法机关及科研人员、律师的意见和建议。柳斌杰在检查中指出,严格保护专利权是健全现代产权制度的重要方面,是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环境的必要保障,应像严格保护有形产权一样严格保护专利权,全面加强专利司法保护和行政执法。

专利侵权往往运用现代的科技手段,使其侵权行为、手段、方法、方式更加隐秘,给侵权行为的认定及判定带来困难。“从部分案件审理反映出的情况来看,即使是知名企业及科研院校,其专利权保护意识仍比较薄弱。”薛辉建议广大企业,应尽快建立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对企业已有的各项知识产权进行登记造册,办理企业各项知识产权的申请、缴纳年费等。同时建立完备的劳动规章制度,在与技术人员签订劳动合同时明确约定保密条款及竞业禁止条款,防止企业员工将职务发明创造成果申请为个人专利。据悉,鉴于专利案件的审理存在着专业性强、法律界限不清等诸多特殊性,判决结案往往不能取得定纷止争、案结事了的效果,近年来,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司法调解贯穿于诉讼的全过程,为双方当事人搭建沟通交流的平台、创造继续合作的条件,协调双方当事人达成转让或许可协议,使纠纷通过诉讼外和解和诉讼调解得到解决,从而实现双方诉讼利益的最大化。(晋晓兵 记者 石朕0。

无它,大家都指着高通活着,不要它的芯片还要它的专利授权呢,惹不起也躲不起。中国众多的手机品牌很多都只是洋标准洋专利的打工者,赚的是硬件组装的辛苦钱。小米算卖得好的吧,它一年的利润才多少钱?还抵不上高通的一个零头。发改委的处罚为中国厂商卸下了重负,他们从此能在一个合理的费率和专利授权协议的基础上更公平地竞争,这就是为市场托底。但另一方面,这同样也反证了高通的价值和科学技术的巨大能量。60亿的罚款反映的是高通惊人的吸金能力,为什么高通就能让大家敢怒不敢言,为什么高通领的罚单都比别人要厚一些?罚得越多,通常说明角色越狠,恰恰证明了它有多成功。

当一名局长能够成为专利上的“常青树”,它未尝不是权力对于创造发明空间与资源的一种挤压,所谓权力通吃由此展现无遗。官员习惯以学者形象示人的案例并不少。但绝大部分不过是官员谋求权力变现的一种“发明创造”而已。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如王立军、武长顺,其发明专利几乎无一例外地应用到所直接分管的公安与交通领域,足见其中的牟利目的。官员贪腐形式各有不同,但原因却都指向未受约束的权力。且这种所谓的创新形式越多,越证明权力受约束的程度之低——只要想得到,即可以任何一种方式获取权力的变现。事实上,这种美其名曰的“专利发明”,貌似较之一般的受贿更儒雅、隐蔽,但仔细分析,吃相同样过于难看:身为局长,其专利发明直接大面积应用于自己所直接分管的领域,如此赤裸裸的关联利益,如果说当地民众缺乏了解,难道该部门或地方官场内部真的毫不知情吗?当官员可以毫不避嫌地以这样几近公开化的方式去谋求变现,只能说权力被异化并导致的权力耻感丧失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语目 面帽 曹家骏

上一篇: 男子白日入室盗窃 机智屋主关门擒贼后报警

下一篇: 男子身揣释放证入室再行窃被刑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1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