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中院副院长谈薄熙来案:检验中国司法公开决心


 发布时间:2021-04-11 13:05:47

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但庭审中供认,且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审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针对法庭审理过程中出现被告人否认指控的情况,山东政法学院法学院院长刘炳君对记者说,被告人在法庭上怎

关键证人出庭是审判程序公正的重要标志。在本案的庭审中,除了当庭展示有关书证、证人证言、音视频证据外,法庭还通知了本案的关键证人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明、大连市城乡规划土地局原局长王正刚、重庆市原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作为证人出庭作证,接受控辩双方交叉询问,保证了较高的证人出庭率。被告人也充分行使了质证权,对三位证人分别进行了多次发问。至于关键证人薄谷开来未出庭作证,这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88条第1款明文规定,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法院可强制其出庭作证,但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

一周后,王正刚再次向薄熙来汇报,提出该500万元在大连市没有其他人知道,因此提议将该款留给薄熙来补贴家用。薄熙来当即将此事电话告知薄谷开来,并让王正刚跟薄谷开来商议处理。几天后,王正刚到沈阳市薄熙来家中,与薄谷开来议定将该500万元转至薄谷开来指定的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东平处,供薄熙来家庭使用。2002年4月至2005年3月,上述款项陆续转入赵东平安排的账户或其律师事务所账户,由赵东平代为保管。薄谷开来将该500万元已交赵东平保管一事告知了薄熙来。

另一种则自认为薄“无罪”,他的各种贪腐证据根本“拿不上台面”,“经不起推敲”。薄案庭审的公开让真相得以大白于天下,当事人不仅犯罪事实清楚,其罪行有多大也让舆论的认识落差大为缩小。对他拒绝认罪的态度和检察机关指控其犯罪的事实法律依据,公众都看得一清二楚。昨天的判决宣布后,虽然也会有一些对量刑的不同看法,但这些意见的出现更容易被看成大案宣判后社会正常反应的一部分。中国反腐有全社会从各个角度的积极推动,但它的最终依据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法律。

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在案件的庭审中,薄熙来充分行使了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对其部分审前供述,尤其是证明他与其他涉案人员具有“意思联络”的情节予以否认。但合议庭对案件事实的判定,不会仅仅依赖于薄的当庭供述,而是从案件证据的“逻辑体系”及“生活情理”两个方面综合判断:既要考量全案证据是否能够相互印证,形成一个协调一致的证据体系,又要考量全案事实与结论之间是否符合“情理”。

公开透明正逐渐成为中国司法机关自身建设的一个重要目标。7月4日在长春召开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最高人民法院明确提出,各级法院要大力加强公正司法、推进司法公开、提升司法公信力。要摒弃“司法神秘主义”,继续落实公众开放日、庭审直播和裁判文书上网等制度,让公众近距离接触司法。最高人民检察院6月28日下午举行第六次“检察开放日”活动,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表示检察机关将坚持“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对执法依据、执法程序、办案过程、执法结果等都要向社会公开,不断拓展公开的范围。曹建明说,检察机关将进一步拓展检务公开的深度和广度,最大限度满足人民群众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记者任珂、孟娜、贾钊)。

分表 硫醇 临汾地区

上一篇: 法治建设责任制书面自查报告

下一篇: 冷暖人生之逆爱普法栏目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3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