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不拔钥匙诱人偷摩托 再装警察铐人索赎金


 发布时间:2020-09-20 16:05:08

中新网石家庄3月18日电(记者陈林)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18日通报,近日发生在该辖区的一起涉案100万元特大绑架案件已被警方破获,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被害人被迫支付的100万元“赎金”已大部追回。据通报,3月8日13时30分许,受害人董女士报案称当日早晨7时她准备开车送孩

姑父贩毒赚了几百万,让囊中羞涩的侄儿艳羡不已。他和朋友纠集数十人,费尽心力将姑父绑架。这伙人索要的赎金不仅有400万现金,还有3块海洛因,准备完事后“放松放松神经”。结果,参与绑架的人呼呼大睡,被绑架者趁机逃走。哪知家人早报了警,绑架的和被绑的一起被抓。日前,这起绑架案在阜阳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侄儿纠集同伙绑架毒贩姑父小凡是阜阳人,2012年前,他和几个朋友聊天,都为没钱过年发愁。这时他想起来,姑父老余这些年贩毒搞了很多钱,于是跟朋友们提议,何不把姑父给绑了,赎金最少也能搞几百万。

偷牌贼:说实话,我不怕你们补办,反正日子长着呢,你停自家楼下,总有让我碰见的时候。北青报:你别威胁我啊。偷牌贼:我不是威胁你,你上通县那边去看看,那边都拿油漆在别人车上喷那种乱七八糟骂人的话,喷你一车。北青报:唉,怎么就盯上我们这一片了呢。偷牌贼:我是晚上开着面包车瞎转,转到哪儿,把车往路边一停,我就下去干活儿了。那天那三个傻瓜(同伙)出去干活干得太多了,派出所给我打好几次电话了,本来都要把这个电话卡掰了扔了的,但是我想还是算了吧,坚持到天黑吧,可能还会有人打电话来呢。

根据线索,民警调取了沿途的视频资料。在丰乐园酒店附近一监控中,民警发现了孩子在丰乐园大酒店附近跑向三里屯村的视频资料,并发现一辆尾灯不亮的面包车有作案嫌疑,很快锁定了车主王某。2月26日,民警在文峰区宝莲寺镇一饭店外将王某抓获。2月29日,王某的堂弟和另一嫌犯白某也全部落网。据办案民警薛玉良介绍,王某3人均系龙安区人。王某的堂弟和人质的父亲梁某是朋友。王某因做生意赔了很多钱,其堂弟的妻子身患重病也急需用钱,二人遂盯上了梁某7岁的儿子。案发当天,王某叫上同村好友白某乘车来到受害人家附近,将孩子带走,关到大金华商都一仓库内。不料,当晚因夜色已深,孩子不断哭闹,嫌疑人不胜其烦。加上收取30万元赎金的“安全”方法始终没想好,3人又害怕被人发现,于是商议之后乘车将孩子送回。2月29日,王某3人因涉嫌绑架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大河报 首席记者 张志立 通讯员 薛玉良 文/图)。

5月10日下午,收到最后一笔50万元汇款后,绑匪给王大华松了绑,随后逃遁。至此,王大华在江边与绑匪度过了两天两夜。警方顺藤摸瓜迅速捉嫌犯专班民警以案发地为中心,调取监控录像展开摸排,最终锁定作案车辆为一辆福特小轿车。通过视频追踪这辆轿车,警方顺藤摸瓜跟踪到武汉市蔡甸区。5月11日,警方在蔡甸城区发现该作案车辆。车上一名男子下车后,进入蔡甸城区一家宾馆入住。经核实,民警确定该男子基本情况:老金,贵州人,曾因抢劫罪入狱13年,去年5月刑满释放。

王某为还在老家欠下的赌债来京打工。嫌打工赚钱太慢,他绑架学生小李索要赎金。记者昨天获悉,丰台检察院以涉嫌绑架罪对王某提起公诉。因在老家欠下巨额赌债,王某于去年来京打工。他觉得打工赚钱太慢,便想出了绑架学生索要赎金的主意。去年12月13日,王某买了帽子、眼镜伪装自己,带着绳子、水果刀在路边等候。当天下午,身穿校服的初中生小李经过,王某持刀强行将他拖进附近一处废弃的房屋。他将小李的手脚捆绑起来,为防止对方呼救,王某还用布条将小李的嘴堵上。

为尽快侦破全案,5月2日,专案组与香港警方紧急会晤,确定采取长线布控、一网打尽的策略。随即专案组兵分多路,前往东莞、惠州和贵州瓮安对犯罪嫌疑人的藏身、落脚地开展查控工作。5月3日22时许,犯罪嫌疑人郑某旺在企图潜回内地时在香港口岸被香港警方截获。接报后,专案组果断下达收网指令,组织警力分别在我省深圳市、东莞市、惠州市惠东县和贵州省瓮安县等地,将毛某兵、张某江、蒋某华、梁某顺等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缴获涉案手表、珠宝和首饰等赃物一批。

声称绑架他人,漫天要价一亿元后却又不留下赎金账号,也不来催要赎款,这样一起离奇的“绑架案”,最后竟隐藏众多“八卦”故事……“阿娟被我绑架了,准备一亿元吧!”已经76岁的香港老人陈某,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声称与他同居6年的阿娟遭到绑架,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对方根本不想和他“还价”,而且后来就再也不肯接电话,也没有催过赎金。陈某报警后,让人啼笑皆非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原来,与他相处6年的枕边人根本不叫阿娟,她其实已结婚还生了3名小孩,今年春节时她想回家探望小孩,又不想让陈某起疑,于是自编自导了这一切。

在车上,张某掏出准备好的小刀实施威胁,张某和付某合作将男孩捆绑好,并封上嘴。到李某家后,三人询问男孩家庭情况,得知其叫胡阳(化名),父亲是钢筋工,父母二人一月能收入三千左右,并得知其母亲电话。三人根据其所说家庭情况,商议给其父母索要六万元赎金。商议好后,由李某给胡阳母亲打去勒索电话。绑架初中生,电话索要六万元赎金内部生分歧,将男孩丢弃路边沟中胡阳的母亲是在7点40分左右时接到的李某电话,那时她正在工厂上班,由于环境嘈杂,并未听清对方说什么。

收部 大嗽叭 药志

上一篇: 北京一小超市卖10块钱乒乓球 赔7000元侵权款

下一篇: 道路交通安全宣传教育实施意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