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国家版权意识宣传教育


 发布时间:2020-09-20 19:05:51

曹笛将移动游戏版权分为6大类型,即网络文化、动漫、体育、游戏、影视和文学。他认为,其中侵权最严重的当属动漫类,被侵权对象多来自香港、台湾的漫画内容和日本的《航海王》、《火影忍者》等移动游戏。侵权成本与收益差距悬殊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尚未完善,缺乏有效监管,也是手机游戏行业乱象丛生的

李顺德:早在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几年前,互联网就已经成为了重要的传播媒体。在网络环境下,从知识产权角度来说,最早涉及到的就是版权问题。因为在网络上传输作品非常方便,而且成本很低,所以在互联网出现以后,首先受到挑战的就是版权保护问题。版权保护对互联网的支撑和保护作用是非常明显的。记者:互联网本身是由硬件和软件组建而成的。有观点认为,保护软件最简单最常用的方式便是通过版权,把软件视为文字作品来保护。李顺德:软件对于互联网的确起到了支撑作用。

一直以来,国人对于版权的认识都比较欠缺,此类侵权在国外属于刑事案件,而在国内则属于民事,这给版权的合法使用和维权带来一定的难度。游会荣说:“对于侵权的经营者来说,如果被起诉,一首歌的赔偿款、律师费、诉讼费加起来高达4000多元,10首歌就是4万多元。”“与其等到著作权人发现侵权,将KTV告上法庭,何不在源头上规避这种侵权行为的发生呢?”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研究员齐勇锋说,建议作为曲目的最初录入方软件制作方,能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及歌曲的词曲作者等著作权人多沟通,争取让录入点歌系统的每首歌曲都获得授权,在KTV经营者购买点歌系统时,软件方可向他们适当收取一定的“许可费”。“此外,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作为著作权的管理方,应力争将曲库完善,争取获得每一首歌的授权,从而统一收缴版权使用费的渠道,从‘源头’上规避类似的侵权行为,在减少双方诉讼成本的同时,更好地保护著作权人合法的著作权。”齐勇锋说。(赵洪南)。

马化腾建议,加快著作权法和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修订,完善针对信息网络传播权著作权保护制度,以降低权利人维权成本;在执法层面,建议进一步完善行政治理联动机制。例如加强著作权行政执法机构与网站接入电信管理机构的联动,对以从事盗版为业的网站,及时予以制止。网络盗版治理是综合性、系统性的工程,需要立法、司法、行政以及行业组织和权利人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除了立法执法双管齐下外,互联网行业的自律工作尤为重要。马化腾认为,一方面,互联网企业需要进一步转变经营理念,加大对正版内容和原创内容的采购和生产力度,同时不断创新商业模式,努力实现正版运营模式的良好运行。

该办法回应了作者的合理诉求,提高了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的标准,并对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的方式等问题进行了规范。琼瑶诉编剧于正抄袭案引起广泛关注。2014年4月28日,琼瑶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其作品《梅花烙》被于正编剧的《宫锁连城》抄袭,其著作权受到了侵犯。109位国内编剧联合发表声明支持琼瑶依法维权的主张。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涉案《宫锁连城》停播、于正在四网站公开声明道歉、于正等五被告赔偿琼瑶经济损失500万元。记者张红兵。

加入字幕组的工作人员都是凭借着对翻译或剧目本身的爱好,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相关工作。记者了解到,一部时长24分钟的动漫,一般需要翻译3小时,校对1小时,制作时间轴1小时,压制40分钟,生产出汉化成品需要5-7个小时。“有时候新的剧集会在深夜更新,我们都会定闹钟,三更半夜爬起来做,一直做到天亮。”“小行哥哥”说。字幕组在广大网民的心目中是无私奉献的英雄,现实生活中却一直被版权问题困扰着。多数字幕组成员都认为,只要坚持公益原则,不从中获利,就不会有法律上的麻烦。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的“互联网+”,成为两会结束后风靡全国的新锐热词。网络信息技术与传统文化产业牵手,带来全新发展契机的同时,也面临网络盗版技术变异升级的困扰。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建议,加快修订著作权法和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同时完善行政治理联动机制,立法执法双管齐下让网络盗版无处可逃。传统文化产业搭乘互联网快车近年来,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迅速普及,不仅开辟了新的信息交互渠道,也成为我国文化创作和传播的重要平台。

6月12日,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正式启动第十次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简称“剑网2014”专项行动)。此次“剑网行动”把保护数字版权、规范网络转载作为重点任务,国家版权局正对“今日头条”网进行立案调查。(6月23日《法制晚报》)“今日头条”被查,是对版权的保护,是对著作权法的捍卫。但是,不能把所有对版权的保护的希望都寄托在查处“今日头条”上来。随着网络的兴起,网络转载成了无偿分食他人创作的最大集散地,一句“没有用于谋利”成了网络转载的最好借口,而版权的概念也在跟风随大流的疯狂网络转载中渐次模糊,一个原创作者的辛勤劳动和汗水被四处转载,他却毫无办法。

我国互联网发展迅猛,网民人数在全球位居首位,除了传统的上网方式以外,手机、IPAD、电视机通过机顶盒也能上网,这就给网络的传输和网络的版权保护带来很多新的挑战。记者:说到挑战,在我们的走访中,不少版权执法者坦言,在互联网时代,政府部门在处理版权问题时,从源头到执法过程,都有非常大的困难。对作家个体来说,打官司的成本远远高于最后获得的收益,所以普通作家根本没有能力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李顺德:网络传输很多是以作品的形式来体现的,而作品是要用版权来保护的。

克勒 倪晓 望田镇

上一篇: 法官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制

下一篇: 最高法解读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选任:须有四级法官资格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