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动漫版权维护的法律内容


 发布时间:2020-09-26 03:09:10

行政处罚方面,严厉查处了北京悠视网影视作品侵权案、河南“动漫G料库”美术作品侵权案等一大批侵权盗版案件;刑事打击方面,安徽“骑士音乐网”侵权案、河南杜新贵通过网络销售盗版图书案等17起重大网络侵权案件,法院已判决7起,检察院正在审查起诉5起,其他5起案件正深入侦查。7起已判决案件

不重视版权和法务在授权和维权时容易出纰漏。传统媒体另一个问题是记者的职务作品归属和管理问题,很多传统媒体的文章会被写稿的记者发博客或者微信公众号,然后被其他媒体从此渠道转载,会影响传统媒体的利益,这固然与现行《著作权法》对职务作品、法人作品的规定比较复杂有关,但如果传统媒体法务部和人力资源部在劳动合同和内部规章制度中对于此类情况进行规范,相信此类情况会有改观。其三,要应对新技术的法律挑战。互联网技术更新很快,创业者们不断地开发出新的新闻产品,但呈现的内容还多数是传统媒体的,此时传统媒体如果不能理解新技术,就会面临商业利益流失的风险。以最近很火的“今日头条”为例,尽管其以种种理由为其转码行为辩护,但仅就屏蔽被临时复制网页的广告来说,显然是违法的。传统媒体在对类似情况进行维权时,如能准确“命中”不合法的部分,这样才能更有理有据,取得预期的效果。(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游云庭)。

马化腾建议,加快著作权法和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修订,完善针对信息网络传播权著作权保护制度,以降低权利人维权成本;在执法层面,建议进一步完善行政治理联动机制。例如加强著作权行政执法机构与网站接入电信管理机构的联动,对以从事盗版为业的网站,及时予以制止。网络盗版治理是综合性、系统性的工程,需要立法、司法、行政以及行业组织和权利人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除了立法执法双管齐下外,互联网行业的自律工作尤为重要。马化腾认为,一方面,互联网企业需要进一步转变经营理念,加大对正版内容和原创内容的采购和生产力度,同时不断创新商业模式,努力实现正版运营模式的良好运行。

网络版权再起纷争主编:袁柏鑫记者:吴雅辉摄像:李 培2013年11月13号,一场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在北京启动。发起维权行动的一方,是以网络视频播放业务为主的搜狐视频、腾讯视频、光线传媒等互联网巨头和文化传媒公司,被声讨的一方,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公司,按道理说,搜索网站和视频网站,历来是唇齿相依,关系密切的合作企业,这次,他们为了什么而争吵起来呢? 《经济半小时》带您走进这场互联网行业重大的联合维权行动。

视频网站诉百度在搜索页面嵌套播放视频网站内容,被认为侵权搜狐视频、优酷土豆集团等的委托律所之一——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先锋介绍说,“百度公司未经许可,擅自通过百度视频、百度影音等软件,以定向链接、点对点传输、浏览器内嵌播放插件并主动推介等方式向公众提供大量影视节目的播放甚至下载。侵权行为全面涵盖了PC网页、PC客户端、移动客户端和TV盒子四大领域,主要通过百度视频搜索、百度影音、百度视频APP和百度影棒等4个产品来完成,侵权的形式主要是盗链和为盗版视频网站提供技术、流量、收入等全方面支持。

江苏省南通市一商家擅自销售印有他人美术作品的布匹,在被版权管理部门处理后继续销售侵权产品。近日,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对这起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为侵权人构成对权利人重复侵权,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5000元。王先生系美术作品《俏丽佳人》等三幅作品的著作权人。2012年7月9日,王先生发现林某、吴某合伙经营的门市部销售的布匹上擅自印制了《俏丽佳人》等三幅美术作品,布料长达2万余米,遂向当地版权部门报案。

在近日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主办的2014CPCC中国版权服务年会闭幕式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发布了由《中国新闻出版报》和《中国版权》杂志联合评选出的2013年度中国版权十大事件。这十大事件分别是:政府软件正版化检查整改工作圆满完成;国务院修改著作权相关条例实施;我国作品登记数量首次超百万件;中国版权协会首次评出“中国版权事业终生成就者”奖;国家版权局对百度、快播两公司侵权行为作出行政处罚;中国签署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的《马拉喀什条约》;国家版权局颁布《教科书法定许可使用作品支付报酬办法》;我国版权相关产业对GDP贡献达6.57%;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版权重点监管启动预警机制。

媒体和互联网是一种共生关系,相比于版权那点微薄的收益,关注度带来的隐形收益要大得多,这也是大多数媒体隐忍不发的原因,大多数媒体并不具备与门户网站叫板的能力,免费固然心疼,可要关起来又没几个人敢的。相反,很多传统媒体还以被门户网站关注为荣,还想着借助它们来维持自己的影响力。没有收获金钱,却得到了关注,如果承认关注也是一种资源的话,某种程度上说,话语权掌握在这些网站手里:看起来是不公平的,本质上还是双赢的。当然,对媒体来说,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当你的内容向全网免费开放时,意味着你在为别人贡献内容,而你自己的可能永远也长不大。

之后,该公司发现闽侯一家KTV歌厅未经许可,以盈利为目的,在其经营的场所向消费者提供了其中55首音乐电视作品的点播服务。为此,公司以侵权的名义将这家KTV歌厅告上法院,要求对方删除曲库中的55首侵权作品,并赔偿2.75万元。福州中院进行缺席审判,查明闽侯这家KTV歌厅侵权属实,判决这家KTV歌厅删除曲库中的55首曲目,并赔偿台江这家版权代理公司经济损失1.4万余元。(《东南快报》记者 杨玉娟 通讯员 融法)。

第二,高额网络改编费激发了内容创作者的活力。在互联网环境下,由于粉丝经济效应的存在,文学作品可以迅速被改编为电影、网络游戏等,作者也可以收取高额改编费用。例如,搜狐畅游为获得将金庸小说改编为手游的权利支付了高达两千万元的费用。同时,互联网行业大数据分析可以有效加强版权内容创作与运营的科学性,精准匹配网民的消费兴趣与消费趋势。第三,互联网成为文化内容发行的首选渠道。互联网服务不仅降低了作品发行成本,而且使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小众作品找到了合适消费对象,保证其创作成本的回收。

盟员 静山 牟新生

上一篇: 关于网络实名制的法律法规

下一篇: 关于网络实名制的法律规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