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等新型网络盗版行为登上山东知识产权执法“黑名单”


 发布时间:2020-09-27 10:57:53

近日,一自学六门外语的“大神级”男青年小刘,因在网上低价销售其自己翻译的国外电影刻录盘,被法院判刑。此案将“字幕组”这个低调而又神秘的群体拉到了台前。他们究竟是不计报酬致力于文化传播的志愿者,还是偷盗国外优秀文化作品四处传播的版权侵犯者?在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断提高的当下,字幕组又

在近日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主办的2014CPCC中国版权服务年会闭幕式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发布了由《中国新闻出版报》和《中国版权》杂志联合评选出的2013年度中国版权十大事件。这十大事件分别是:政府软件正版化检查整改工作圆满完成;国务院修改著作权相关条例实施;我国作品登记数量首次超百万件;中国版权协会首次评出“中国版权事业终生成就者”奖;国家版权局对百度、快播两公司侵权行为作出行政处罚;中国签署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的《马拉喀什条约》;国家版权局颁布《教科书法定许可使用作品支付报酬办法》;我国版权相关产业对GDP贡献达6.57%;钱钟书书信手稿拍卖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版权重点监管启动预警机制。

遏制侵权要从培养公众新闻版权意识入手。其二,要真正重视版权和法务工作。对媒体这样销售版权的企业而言,其法务部门非常重要,但就我了解的情况,无论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传统媒体对此重视度都不高。比如国内一家顶尖传统媒体,很长一段时间法务总监一直由法治编辑兼任,虽然这位总监能力很强,但涉及知识产权的法务工作对专注度要求很高,无论是授权还是维权都需要很强的执行力,身兼两职显然不妥。骨子里还是反映了其高层对法务工作重要程度的认知。

6月12日,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正式启动第十次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简称“剑网2014”专项行动)。此次“剑网行动”把保护数字版权、规范网络转载作为重点任务,国家版权局正对“今日头条”网进行立案调查。(6月23日《法制晚报》)“今日头条”被查,是对版权的保护,是对著作权法的捍卫。但是,不能把所有对版权的保护的希望都寄托在查处“今日头条”上来。随着网络的兴起,网络转载成了无偿分食他人创作的最大集散地,一句“没有用于谋利”成了网络转载的最好借口,而版权的概念也在跟风随大流的疯狂网络转载中渐次模糊,一个原创作者的辛勤劳动和汗水被四处转载,他却毫无办法。

不重视版权和法务在授权和维权时容易出纰漏。传统媒体另一个问题是记者的职务作品归属和管理问题,很多传统媒体的文章会被写稿的记者发博客或者微信公众号,然后被其他媒体从此渠道转载,会影响传统媒体的利益,这固然与现行《著作权法》对职务作品、法人作品的规定比较复杂有关,但如果传统媒体法务部和人力资源部在劳动合同和内部规章制度中对于此类情况进行规范,相信此类情况会有改观。其三,要应对新技术的法律挑战。互联网技术更新很快,创业者们不断地开发出新的新闻产品,但呈现的内容还多数是传统媒体的,此时传统媒体如果不能理解新技术,就会面临商业利益流失的风险。以最近很火的“今日头条”为例,尽管其以种种理由为其转码行为辩护,但仅就屏蔽被临时复制网页的广告来说,显然是违法的。传统媒体在对类似情况进行维权时,如能准确“命中”不合法的部分,这样才能更有理有据,取得预期的效果。(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游云庭)。

在李凯看来,网络版权问题日益严重并不是因为正版要收费,而是因为用户获取免费盗版内容太便捷了。“不需要付出什么成本,包括时间和人力成本,用PC或者手机浏览器,随便一搜索就能找到盗版内容,阅读体验也不是特别差,无形当中这个成本会非常低,用户也不知道自己看的是盗版还是正版。”李凯说。李凯向记者介绍说,网络盗版对行业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收入。“以网络文学为例,比较传统的运营模式是付费模式,有流量才能有转换,流量就是用户。

加之正版网站在服务器与带宽资源方面的大量投入,使得网络版权生态体系非常脆弱。“作为生态体系核心的互联网企业,如果其盈利模式难以持续,将引发网络版权交易市场迅速萎缩,进而影响生态体系内的内容生产、改编、销售等利益各方。”马化腾说。马化腾指出,目前各类网络盗版技术丰富多样,盗版技术不断变异。特别在云计算、P2P、网络聚合、文字转码、网络电视(包括IPTV)、快速建站等新型技术被违法用于网络盗版的情况下,原始版权方以及正版网站更加难以有效控制版权内容的传播。

“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是知识产权案件当事人共有的感受。耗时费力取证、鉴定,最终得到的经济赔偿与原先的期待相去甚远。”据该案承办法官刘华介绍,我国确定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制度的立法本意,既要体现对权利人在遭受经济损失方面的救济,更应体现对侵权行为的严厉制裁,特别是要在坚持全面赔偿原则的同时,依法加大赔偿力度,加重恶意侵权、重复侵权等严重侵权行为的赔偿责任。本案中,两被告第一次侵权被处理后,依法应立即停止侵害行为,但原告鉴于被告销毁侵权复制品会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而允许被告在约定的期限内处置侵权产品,属于附条件的许可使用,但被告在逾期后仍然继续在市场上销售侵权产品,属于恶意侵权、重复侵权,法院在确定法定赔偿额时,除去常规的考量因素外,还对两被告恶意侵权、重复侵权行为加以了司法评判,并酌情确定了较先前版权办的调解更高的赔偿数额,符合立法本意。“如果为了片面地追求自身利益,故意侵犯他人著作权,在经营中将有可能面临更多的诉讼,不但会牵扯到大量的人力和财力,还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这种冒险的投机行为代价惨重。”刘华提醒,著作权作为人类智力成果受到法律保护,未经授权不得在商品中随意使用,如确有使用意向的,必须事先与权利人协商,在取得授权后方可进行商业使用。

十学 时代感 吴俊升

上一篇: 河南电视4套法制频道直播

下一篇: 公司科长酒驾让下属顶包 不料对方演技差供出自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