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法治宣传微小说大赛


 发布时间:2020-11-25 18:59:50

砀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为邵某因避让同向前方车辆刹车而驶入左侧车道,从而与相对行驶的客车迎面碰撞,且邵某驾驶的车辆超载,所持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与驾驶的机动车不符,为无证驾驶,事故发生后又逃逸,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当天,砀山县检察院即派员提前介入事故调

成绩如何显著?安徽省检察院的反贪报告显示,2008年至2012年,该省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案件5143件6963人,虽然总量与上一个五年基本持平,但大案比例却提高了15个百分点,侦查终结人数上升了11.9%,提起公诉人数上升27.2%,有罪判决人数上升58.5%,案件的侦结率和起诉率始终保持在90%以上,有罪判决率则达到了99.8%,总体呈现出“总量平稳,大案上升,质量提高”的良好态势。“办案重点更加突出,机制合力更加‘给力’,侦查信息化运用更加有效,执法办案更加规范。

2015年2月16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陈安众涉嫌受贿一案,由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安徽省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安徽省蚌埠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安众利用其担任中共衡阳市委副书记、衡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长,中共景德镇市委副书记、景德镇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萍乡市委书记,中共九江市委书记,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江西省总工会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侦办单位尚未表态此案当年最初的侦办单位是蚌埠市公安局。昨天下午,记者致电蚌埠市公安局政治部及新闻科,电话均无人接听。记者赶到该局时临近下班时间,保安未能联系上相关负责人接待采访。安徽省一名法学界人士称,此案由省高院宣判无罪,蚌埠市公安局的压力无疑很大,“当年案子能够办成,也不排除屈打成招的可能”。安徽省高院通稿称,宣判后,省高院建议有关机关加大侦查力度,缉拿真凶,惩罚犯罪。当事人赴外地就医据当地媒体人士介绍,前天,省高院在阜阳宣判后,于英生即获得自由身。

于是,吉立昌通过时任矿管处处长孔繁茂(已被判刑)帮助,由矿管处提出“建议批准变更缩小范围并延续二年”的处理意见,提交国土厅矿政会研究。2007年4月13日,在厅探矿权、采矿权申请项目会审会上,杨先静以吴集铁矿南段是该公司有偿取得应当支持为由,违规决定同意变更缩小范围并办理延续登记,并于同日在《探矿权申请审批表》上签发同意,后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向该公司颁发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经安徽省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结论,该探矿权合理价格为人民币1.87余亿元,给国家造成损失5000余万元。

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其中收受他人巨额财物问题已涉嫌犯罪。其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其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2014年10月27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倪发科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由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山东省东营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倪发科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其辩护人的意见。山东省东营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倪发科利用其担任安徽省六安地区行署专员、六安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六安市委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同时其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且不能说明来源,依法应当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蚌埠市龙子湖区委宣传部负责人透露,对于于英生获释后是否会恢复工作,区里将听从市政府安排。而于英生的哥哥于宁生则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他表示,目前于英生还没有手机,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太好,已赴外地接受疗养和治疗。对案件审理过程以及后续赔偿等问题,于家暂不接受媒体采访。8月20日,记者在马鞍山长城律师事务所见到了于英生案的再审辩护律师李仁厅,李律师曾经承担过厦门“远华案”、“薄谷开来案”的辩护工作。他告诉记者,于英生此次并未主动寻求律师帮助,他是受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委托参与援助的,随后他第一次见到了于英生,于英生当时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小小食盐袋虽不起眼,却让人起了贪念。记者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安徽省盐务管理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李玉良在分管食盐包装袋、包装箱生产等业务期间,违规入股食盐袋生产企业,非法收受贿赂30万元,最终被判有期徒刑6年。法院审理查明,李玉良1996年至2010年间任安徽省盐务管理局副局长,分管食盐包装袋、包装箱生产业务。2003年,商人卢某准备成立企业生产食盐包装箱,并希望成为安徽省盐业公司定点生产企业。经与时任安徽省盐务管理局局长的张某以及副局长李玉良商量后,卢某成立玉安公司,成为定点生产食盐包装箱企业,张某和李玉良分别以他人名义入股该公司。后因意识到投资入股违反相关规定,张某和李玉良从玉安公司退股。为表感谢,卢某送给李玉良30万元,并给李玉良1万元退股“补偿费”。2009年,张某被相关部门调查,因害怕受到牵连,李玉良将30万元退还给卢某。法院认为,李玉良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30万元,为他人谋利,其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案发前已退回受贿所得,终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记者刘美子)。

此外,对于依靠财政性资金偿债的建设项目,安徽省严格限定融资利率,明确规定一般不得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的1.3倍。土地出让盈余要优先偿债有借有还才能再借不难。安徽省将拓宽偿债资金来源,并建立健全政府偿债准备金制度。对需财政性资金偿还的政府性债务,要列入本级政府年度财政预算和部门预算,多渠道安排专项偿债资金。其中,土地出让收入盈余部分要优先用于偿债或留作偿债准备。各级政府还要梳理分析已形成的债务。对以委托单位建设并承担逐年回购责任方式(BT、BOT等)或其他变相回购方式,以及通过信托、金融租赁、财务公司等直接或间接融资形成的政府性债务,要通过压缩新上项目、调整在建项目融资方式等,置换融资成本较高项目,逐步回购、还款或延长还款期限。

亳州市委书记方春明在听取一起玩忽职守致使土地出让金损失1000多万元的案件汇报后,亲自在该市千人大会上就该案例进行警示教育,为反渎工作营造了良好的执法环境。通过此次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反渎工作的视察,目前反渎职侵权工作队伍的现状也深深地触动了代表和委员。截至目前,安徽省检察机关共有反渎职侵权干警493人,占全省总数的6.42%;17个市级院只有两个市反渎局长高配;105个基层院中有42个实现了反渎机构升格或局长高配,但均没有内设机构,办案力量严重不足。据安徽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曹德祥介绍,自2005年9月检察机关渎职侵权检察部门更名为反渎职侵权局后,反渎队伍建设有了一定增强,但仍与反渎职侵权工作面临的形势和要求有很大的差距,办案力量不足、侦查手段落后、信息化程度不高,影响和制约了反渎职侵权工作的开展。“有少数院的反渎职局只有两个人,出现案件空白点不足为奇。”。

检察室 日段 文艺思想

上一篇: 珠海高新区宪法主题公园在哪

下一篇: 男子研究新型诈骗组织体系 将女友从团伙中救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3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