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建设 园林类企业


 发布时间:2021-05-10 00:43:10

据市园林局审批处工作人员小何介绍,这棵为福州市二级保护级别的古树,胸径2.2米,树种为雅榕,树龄近200岁。原先古树亭亭如盖,冠幅直径20米。被锯后,树干光秃秃的,树冠没有了,原先的树形、景观被破坏了,很难恢复原有的景观了。去年4月20日,盗树者雇请工人穿反光背心冒充园林工人,出

鼓山脚下、三环辅道边中国外运福建有限公司福州储运分公司院内的36棵树,未经园林部门审批,近日被该公司锯断。目前,园林执法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鼓山中学边上的这家公司。一进大门,记者就见院内通道两侧的行道树被腰斩,左边一排二三十棵银桦树的树冠都不见了,仅留有三五米高的树干;右边几棵南洋杉被锯后仅剩下两三米高的树干。记者来到该公司二楼的领导办公室。接待记者的一名公司领导告诉记者,这些被锯的树是上世纪80年代种的,树高20多米,这几年树长了白蚁,树干被蛀得厉害,存在安全隐患。

记者叶宁 通讯员张敏 实习生刘韵甜按理说,盗贼作案时都见不得光,偷偷摸摸,可这伙人却明目张胆,大白天公然盗窃环城绿化带里的珍贵林木。武汉森林警方昨日透露:一伙盗树贼冒充园林工人,雇请大型机械公然盗挖树木被抓现行。据介绍:该案系今年以来,武汉最大一起盗挖市政绿化带名贵树木案。两开挖掘机挖楠树“园林作业”令村民生疑窃贼盯上的绿化林,位于沌口军山大桥引桥下的环城高速绿化带,这里林木茂密,鲜有人员前往。9月12日一大早,几辆大型工程车开进绿化林,伴随着轰轰作业声,挖掘机将大批高20-26厘米的楠树挖出,吊上卡车运走。

廖小川补充道,此前大树频频出现落叶、枯枝,居民将情况反映给西园社区,社区将情况反映给了开福区园林部门。社区一位姚姓工作人员给出了相同的说法。但园林局的吴姓负责人否认接到相关的反映。吴姓负责人说,此次泡桐树倾倒属自然灾害,车主应该找保险公司理赔。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小彭到现场勘查,他要求廖小川找气象部门开具气象证明,如果能证明他的车所在的区域有暴雨导致车辆受损,则为自然灾害,可获得全额赔付,如果没有,则只能获赔部分费用。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认为,保险公司的要求可以理解,开具气象证明,才能证明车辆因自然灾害受损,这样才能全额赔付。而在没有遇到不可抗力的情况下,大树倒了砸到车,园林部门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他补充道:“事发时风雨是否达到不可抗力的条件?园林部门具有相应的举证责任,只有证明这一点,他们才能免责。”(滚动新闻记者 覃剑)。

今天,记者从三亚市纪委了解到,针对近期媒体反映的三亚部分单位网上信访工作“踢皮球”问题,经过调查研究,三亚市纪委、监察局联合发出通报,对存在问题的三亚市国土环境资源局、交通运输局、园林环卫管理局等3家单位和6名个人进行全市通报批评。今年7月以来,有媒体曝光三亚市国土环境资源局、交通运输局、园林环卫管理局等单位,网上信访工作存在“踢皮球”问题,引起三亚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指示三亚市纪委、监察局进行核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严肃处理。

图为:城管人员对被砍伐的大树做测量审批手续迟迟未到,性急的开发商先悄悄砍掉拆迁地的20多棵大树,再报警上演“贼喊捉贼”的闹剧。昨日,武汉城管开出了最大一笔园林执法罚单,对开发商罚款5万元。上月13日,青山城管执法巡查时发现青化路旁一处拆迁工地内大量树木被砍伐,共21株,其中最粗的法桐树直径在50厘米以上。执法人员找到该空地的开发商,要求公司出具园林部门的审批手续,但这家开发公司矢口否认有砍伐行为连称自己是受害者,随后公司还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以证清白。调查得知,该公司曾一度向园林部门报批砍伐手续,但因资料不全被搁置。多次沟通询问中,公司最终承认树木是其暗中授意他人砍伐。按照相关法规,执法人员综合计算被砍树种的价值、树龄并酌情考虑开发商的认错态度,昨日对该公司处以5万元罚款。据悉,此罚单是继今年园林执法权正式划归城管后,由武汉城管部门开具的最重一笔园林执法罚单。楚天都市报 (记者向清顺 通讯员黄红波 杨子光 刘华刚)。

见到有很多人,小涛把压得很低的鸭舌帽又往下压了压。检察官向小涛介绍了将对其进行帮教的园林师傅,小涛将接受“一对一”的专人帮教。“希望你在这里认真工作,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一番热心的劝诫后,郭师傅带着小涛,熟悉了一下园林公司。并为小涛安排了被帮教期间的工作。整个过程,小涛只是不断点头,一直把鸭舌帽压得很低。一个少年悔恨的举动,让在场的检察官们更觉惋惜。几年前,小涛辍学后便跟随父母来到双流县打工。

他们多次到仓山区秀宅村踩点,决定合伙盗窃这棵古树。其中,陈某某已被另案处理。叶某某、许某某均表示,有人出高价想买这棵树。他们在现场查看古榕树的情况后,有的负责找人挖树,有的负责放哨,有的负责打点村子里的关系。记者了解到,叶某某是闽侯人,小学文化,无业;许某某是闽清县人,高中文化,是个体户。记者辗转联系上许某某的一个朋友,她说,感觉许某某平时是个老实人,家里经济条件也不错,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去盗树,也许是一时动了邪念,估计他也没想到会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

这些村民为什么要毁树?记者昨天从鼓山镇有关负责人处获悉,事发后,镇领导去村里了解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是村里所为还是村民所为。毁树是因历史遗留的征地款问题。上世纪90年代,该地块曾被征用,但镇、村一直没收到征地款,后来征地单位也没用这块土地。但土地部门却显示这块地为国有土地,征地款无法汇给村里。如今这块地成了绿化地,村民就把树给铲除了。鼓山镇有关负责人表示正在协调此事。目前该案件已移交到晋安刑警大队。“园林部门已将绿地征地款转到市重点项目拆迁服务中心,再由该中心逐级下拨到区,由区到镇、镇到村。即使征地款有异议,也没理由毁绿。之前三环路绿地也屡屡遭到破坏,希望警方能尽快破案。”园林部门有关人士说。(本报首席记者綦芬/文 陈建国/摄)。

盛雪媛 南岳区 球墨

上一篇: 上海市纪委调整内设机构 纪检监察室增至8个

下一篇: 内设党支部党建工作经验交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1.65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