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平安少儿医疗保险


 发布时间:2021-05-10 06:03:15

该规定阐明了追偿权的权利性质为民事权利。既然基于同样的事实,同是民事权利,且仅凭医保经办机构自身力量难以行使追偿权,那么,出于维护全体参保人的权益,也即维护公共利益考虑,笔者认为可将受害人对侵权人的侵权之诉,与医保基金对侵权人的追偿权之诉一并审理,建立医保经办机构作为第三人参加诉

办案人员介绍,涉案人员主要通过借用亲友医保卡、身份证等实施诈骗,或者以千元小利为诱饵,选择中老年人或患有慢性疾病的亲友有偿借用其证件实施诈骗。据统计,在被借用医保卡的35人中,有27人与涉案人员存在亲友关系,且60岁以上的有23人,有28位农民得到千元好处费。2009年10月至2010年1月4个月时间,戴治华先后借用舅舅、邻居等人医保资料实施诈骗4起。在亲友资源用尽后,他又到长途车站、火车站寻找外出务工人员或患有尿毒症、肺结核等疾病的农民,以给予千元好处费为诱饵,骗取其医保卡、身份证、户口簿等资料诈骗医疗保险金。

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了新农合医疗保险金的程序,加大了对新农合医疗保险金的日常督察、抽查力度,堵住新农合报销管理漏洞。去年,该县及时发现或防止了10余起利用假票证骗取医疗保险金的行为。近两年,安化县司法机关加大了协调配合力度,对诈骗医疗保险金案件形成打击合力,依法从重从快予以处理,做到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并对违规出租、出借医保卡造成医疗保险金重大损失或者与不法分子恶意串通、共谋骗取医疗保险金涉嫌犯罪的参保人员及时依法惩处,切实保证了被视为“救命钱”的医疗保险金的安全,保障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有效运行。

另外,《疾病证明书》、《住院收费收据》则显示,他从2012年10月17日“入院”,至11月27日“出院”,收费金额为35万多元。这两份材料所盖的章则是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专用收费章。众多材料中,还有一份用他的名义开的建行存折。材料显示,这个存折于2013年2月27日开户。禅城区社保局分两次将15.4万元和5万元的“报销”款项打入了这个存折。关某留意到,《佛山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住院费用结算单》和《禅城区居民住院基本医疗保险补贴结算单》上,留下的“联系电话”并非他本人的,而是他的一名叫罗文浩的亲属。

只有在受害人同时领受医疗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和侵权赔偿待遇的情况下(此处又区分为不同情况:医疗保险基金在第三人不支付或无法确定第三人的情况下先行支付,后侵权人出于自愿或其他原因完全履行赔偿责任;或者在受害人骗保而侵权人不知已经医保报销的情况下完全履行赔偿责任;或者在侵权人已经完全赔偿的情况下受害人又骗保),由于医疗保险基金对第三人的追偿权失去了法定条件,才能依据不当得利向受害人行使返还请求权或依法追究受害人的骗保责任。

国税总局的答复符合规定。“但是否要对商业保险金在个税税基中扣除,这个可以讨论。”但新浪网友“爱有心-义有我”则不同意大病医保属于商业险的说法。他认为,大病保险如需个人负担部分保费,其对应的国家补贴项目是从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列支,从这个意义上讲,大病保险属于基本医保的组成部分。广州实践大病报销达70%已高于全国标准其实,除了商业保险覆盖的大病医疗保险外,各地方政府在居民或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中,也都针对大病医疗保障问题制定了不同的补充医疗保险办法。

2008年至2011年8月,谢勇先后任广州市医疗保险服务管理中心监督检查科副科长、广州市医疗保险服务管理局监督检查审计处副处长。其在职期间,利用对申请新增医保定点资格零售药店进行现场考查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广州民信药业有限公司、广州市医疗保险服务管理局萝岗分局局长、广州东兴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广州慈济药业连锁有限公司、黄埔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主任科员等贿送的好处费逾14万元人民币。广州黄埔区检察院称,从该案可看出,广州医疗保险系统监管仍存在缺失。易鑫在负责开展对申请新增医保定点资格的零售药店进行资料受理、网上初审、资格考试、现场检查及集体评审等工作过程中,先后多次收受多家零售药店的贿赂,以帮助药店顺利获取医保定点资格;谢勇也是借医保监管漏洞,先后多次收零售药店的贿赂,为零售药店提供相应的帮助。(完)。

【评析】笔者同意第一种处理意见。首先,处理该类案件应明确两个原则,一是受害人不能得到医保和侵权人的双重赔偿。根据损失填平原则,人身损害赔偿是赔偿受害人的实际损失,具有填补性质,如果受害人因为受伤害得到额外利益,容易引发故意受伤及骗保等道德风险。二是侵权人不能因为医保报销而减轻赔偿责任。社会医疗保险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公民在患病时能够得到医疗救治,而不是为了减轻有过错的侵权人的赔偿责任。社会保险法第三十条关于追偿权的规定遵循上述两个原则,且医保基金对侵权人的追偿权是一项法定权利,受害人(即参保人)和侵权人不得达成契约影响该权利的行使,也不得以债的相对性为由对抗该权利的行使。

刘秀芬老人退休后,从工作、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河北省石家庄市来到北京,跟儿子儿媳一起生活。2009年,她因结石在北京某医院住了两次院,每次都花费近万元。因为她的医保关系在石家庄,每次报销医药费,刘秀芬老人都要从北京回到石家庄。虽然两地相隔不远,但也要舟车劳顿且经常一等就是数天,这让已届花甲之年的刘秀芬明显感觉“吃不消”。儿子告诉她,医保异地结算已经被写进法律。“这下可好了,将来看病再也不用跑回石家庄去报销了。”刘秀芬开心地说。

根据有关规定,市医保中心对该医院作出处理:中止医疗保险医疗服务协议6个月,暂停医疗保险医疗费用结算业务,不得收治长沙市医疗保险参保人员;报请上级行政部门取消其医疗保险定点资格;追回违规医疗费用,并予以放大拒付。“医疗保险基金是参保人员的救命钱,合理有效地使用医疗保险基金是定点医疗机构的职责。”市医保局负责人表示,全市各定点医疗机构要严格执行医疗保险政策,按照医疗保险政策规定和医疗服务协议提供医疗服务,杜绝违约行为的再次发生。(记者 舒薇)。

胡利玲 张汪镇 陈诗慧

上一篇: 基层党建引领产业发展先进事迹

下一篇: 医院与科室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