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商医药医疗的法律法规


 发布时间:2020-10-31 16:24:03

《医药养生保健报》刊登广告时误用了已故著名学者金开诚的照片,被金开诚的女儿金女士起诉索赔15万元。一审法院判决金女士获赔1万元,金女士上诉。近日,此案在市二中院二审开庭。金女士诉称,其父金开诚已于2008年12月14日死亡,生前曾任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北大教授

剑指的正是医疗行业的“腐败成本”,特别是医药企业通过行贿进入市场的“潜规则”。这也提醒我们,葛兰素史克案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老虎、苍蝇在后面。“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没有受贿就没有行贿。只打击行贿不打击受贿违背公平正义,而且成效极其有限。舆论对“医药领域的商业贿赂”一直十分痛恨,这些年来也查处了一些案件,也有一批企业受到了查处。但与此形成反差的是,相关医院、医生、涉事官员并没有受到恰当的处理,由此传递出了错误的信号,扭曲了正常的价值。

另外,各地各单位在开展专项治理时,要设立廉政账户,收缴不正当交易款;严格落实并健全商业贿赂不良记录制度;严肃查处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商业贿赂案件。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出现反弹自治区卫生厅厅长李国坚介绍,从2006年部署商业贿赂专项治理工作以来,经过几年的共同努力,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全区卫生系统广大干部职工的法制观念、廉洁从业意识明显增强,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发展蔓延的势头有所遏制。但近期以来,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又出现了反弹,有的地方和单位还比较严重。

2007年至2013年,巫向前利用职务便利,在为他人催讨工程款、任职及获取奖励费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杨某、陈某、邵某等给予的钱款共计89.5万元。2014年9月,被告人巫向前、王昕被刑事拘留。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巫向前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侵吞公款813万余元,收受贿赂89.5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应以贪污罪、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昕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伙同他人利用职务上便利,侵吞公款723万余元,应以贪污罪追究刑事责任。庭审过程持续4个多小时。法院未当庭作出判决。(记者黄安琪)。

再进一步,汪慧便以赞助学术活动或者旅游的方式,向医生支付行贿金。除了这些,汪慧还常常泡在医生办公室里,长期帮忙做一些事务性工作。“按道理讲,医生的处方应该全部出于临床的需要,主要考虑病人的病情、意愿和承受力,但实际上,医药代表能够改变医生的处方。医生开药前会权衡各方利益,而病人的病情退居次要地位。”一位医生告诉记者,回扣、名声、交情都可能成为医生开处方时的考虑因素。那么,当医生开药时,什么样的药品最容易“浑水摸鱼”?“那些‘吃不死、治不好、价格高、回扣多’的药,最受医生欢迎。

陈杰既是专家组成员,又是局领导,他不仅参与对药品的评审,还有药品推荐权,而且一般都不会被拒绝。于是,医药代表纷纷上门。据检察机关调查,其中,郑甲(另案处理)最活跃。他先给陈杰送了一箱三门青蟹,然后打电话说“青蟹里有东西”。陈杰查看后,发现是1万元现金,就让郑甲将现金拿回去,但郑甲说已离开天台,以后再说。医药代表郑乙则打“情感牌”。郑乙是陈杰的老同学,2011年,他送给陈杰一张价值2000元的加油卡,此后,又先后送过4000元的超市卡和4000元现金。

东方航空公司 海虞 李强

上一篇: 80后公务员求艳遇 酒驾被查担心暴露身份高呼冤枉

下一篇: 广西北海闹市群体械斗因停车位而起 4人受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5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