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与法制时报2月17日


 发布时间:2020-11-27 16:10:41

媒体介入后很纠结京华时报:你对中院在今年2月底的开庭有什么看法?欧阳佳:我觉得中院相信我这个案子是冤枉的,审判长的态度也很好,讲话的语气明显和区法院不一样。这次开庭之后,一直到7月7日早上,我在监室里面坐着,管教喊我的名字,并且告诉我说我的案子已经上新闻了,我连着好几天没讲话。京

将近10年间,聂案的每一步进程,都有马云龙的身影,他一直隐身幕后协调各方力量,试图推进对此案真相的探寻。12月19日,70岁的马云龙对京华时报记者称,王书金供述的案发现场的一串钥匙,正是解开聂案迷局的关键。□谈一案两凶重要细节首次报道时未刊发报道刊发当天,马云龙在报社内部说:“3·15本来是打商品的假,今天我们是要打假案了。”京华时报:《河南商报》最早曝光聂树斌案疑点,你当时是报社总顾问。能回忆一下当年的情形吗?马云龙:距报道刊发马上要满10年。

你有没有就这串钥匙做进一步的核实?马云龙:做了。京华时报:怎么做的?有哪些收获?马云龙:我不希望现在公开。只能告诉你,我有必胜把握,有确凿的无法推翻的证据来证明,王书金是真凶,而聂树斌是被冤杀的。京华时报:张焕枝说,聂树斌被抓后,警察带着一件衬衣,找她和三妹辨认过。王书金案二审,检方出示一张据说在康某遇害现场发现的衬衣的照片,并认定这是罪犯勒死康某的工具,而王书金多次供述交代,他是用双手把康某勒死的。据此断定,王书金与康某案无关联。

后10个昼夜是亳州警方审的,他们经常不给我吃喝、不让睡觉,大冷天让我坐在泼了凉水的老虎凳上,扒光我的衣服,还从头上浇凉水,开风扇对着我吹,逼我吃装了芥末的辣椒,逼我承认杀人了。后来他们还逼我写悔过书,我被折磨得受不了了,非常绝望,想以死解脱,就承认杀人了。但他们问我怎么杀的,我还是不知道,他们就继续用刑,没办法,只能自己胡编。编得不合他们的意思,他们就让我再想,直到他们满意为止。京华时报:被审讯期间,你最害怕什么?代克民:最怕看守所的铁门响,一响我就以为要来提审我了,用刑太痛苦了。

京华时报:你恨当年制造冤案的人吗?代克民:恨!肯定恨!能不恨吗?我受了8年的罪,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他们给我的身体、精神带来了巨大伤害,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我无法释怀。在我们得到应得赔偿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给他们适当的谅解,但完全谅解是不可能的。他们执法犯法,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京华时报:你能记得住是谁对你刑讯逼供的吗?代克民:名字我记不清了,但卷宗里应该有。京华时报:申请国家赔偿的事到现在有没有最新进展?代克民:从立案到现在,有县政法委和市中院的人找我们谈过几次,但到目前为止,还没给我们具体答复。

媒体介入后很纠结京华时报:你对中院在今年2月底的开庭有什么看法?欧阳佳:我觉得中院相信我这个案子是冤枉的,审判长的态度也很好,讲话的语气明显和区法院不一样。这次开庭之后,一直到7月7日早上,我在监室里面坐着,管教喊我的名字,并且告诉我说我的案子已经上新闻了,我连着好几天没讲话。京华时报:为什么几天没讲话?欧阳佳:因为我既盼望判决赶快下来,无罪获释,但又担心中院承受不了媒体的压力而维持原判,就想让判决慢点下来,那几天的心情一直很纠结。

超豪 文爱卫 成绩表

上一篇: 大货车撞上百万级别的豪车 司机吓得变脸色

下一篇: 女儿带回来保险女婿普法栏目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5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