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对在押人员进行法制教育


 发布时间:2021-04-15 13:21:45

10月15日凌晨6时29分,同监室在押人员陆续起床,但牛华军仍没有起床,监室长肖某某叫牛华军起床,牛华军没有回应,经用手探牛华军的鼻息,发现其呼吸微弱,便马上按响警铃示警,值班民警迅速赶到监室,打通120急救电话,并组织人员将牛华军抬出监室,用警车将牛华军急送县阳光医院进行抢救。

12月1日,是第24个世界艾滋病日,作为中国第一所集中关押收容“涉艾”犯罪嫌疑人的看守所,杭州市看守所自2003年成立以来已走过9个年头,也形成了一套特有的管理“涉艾”犯人的心得。了解艾滋病的人都知道,平常的接触并不会让人感染,跟病人握手、拥抱、一起吃饭都是没问题的。所以杭州市看守所管理民警在和这类特殊在押人员接触时都是普通着装,不戴手套,口罩和防化服。葛寅表示,艾滋病人的心理是敏感的,他们也非常渴望得到关怀。

“X”代表在押人员因犯罪行为可能被判处的刑罚,“1”代表评鉴后可能给予的量刑,“士”代表羁押表现好坏,将给予从轻或从重处罚。对于这一模式的创新,黄岛区检察院检察长门洪训有其独到见解。他介绍,将在押未决人员羁押表现纳入量刑情节,在法理上可以找到依据,在实践中也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是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参与社会管理创新的积极探索和有益尝试。刑法、刑诉法以及“两高”的相关司法解释都明确规定,对于被告人自愿认罪悔罪的,可以从轻处罚。

2012年,《刑事诉讼法》又经过一次大规模修改并已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实施,《看守所条例》更加严重地滞后于当前司法实践。建议书发起人李方平表示,近年来陆续曝光的诸多看守所非正常死亡事件更是显示,看守所管理已成为推进司法文明最为薄弱的环节,相关立法亟待修改。建立死因法庭来自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方平介绍:“目前,我国的看守所归属同级公安机关管理,并接受同级检察机关设在看守所内部的监所检察部门的监督。

记者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看到,办案机关讯问在押人员有专门的看守所讯问室。讯问室用金属防护网分隔,使讯问人员与在押人员分置两侧,并加装录音录像设备进行监督,既防止刑讯逼供,又防止人员受到侵害。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刑事诉讼法从1979年首次制定,历经1996年、2012年两次修订,随着“尊重和保障人权”成为总则内容,既为公民充分享有人权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依据,也对看守所执法管理提出新的要求。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唐颖霞表示,亲身参观看守所,看到在押人员的人身权、财产权、健康权、被救助权利得到了很好保障。沙盘心理辅导、法律援助中心、视频会见、对社会开放接受监督等措施,让人看到了看守所作为独立的刑事羁押执行机关的进步。(完)。

谎称能帮在押人员办理取保候审,骗取在押人员家人现金2万元。近日,宁强县公安局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11月5日,在押人员王某某向宁强县看守所民警反映,称有人以给他办理取保候审为由,骗取其家人现金2万元。看守所立即将这一线索上报。办案民警展开调查后,经过细致工作,于近日先后将两名嫌犯抓获。两名嫌犯交代,今年6月8日,两人以给王某某办理取保候审为由,骗取王某某妻子现金2万元。(记者张松 见习记者苗瑞 通讯员李力)。

刘志光 省人 付宝

上一篇: 黄河新闻网报道山师大政法2018

下一篇: 妈妈眼皮下2岁娃被抢 1小时后被邻居从菜市场找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