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执检厅出台14项举措防纠冤假错案


 发布时间:2021-04-13 13:09:19

人民群众和社会组织经申请可以参加看守所对社会开放活动,亲属可以查阅在押人员的财务消费等情况。2009年以来,全国看守所内没有发生刑讯逼供案件。记者:公安监管执法管理理念发生了很大变化,跟上并体现了我国法治文明和人权保障的时代要求。下一步,在推进看守所法制建设方面,有哪些举措?赵春

要依法受理在押人员控告申诉,刑事执行检察部门接到在押人员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控告、举报、申诉后,应当及时审查,并提出审查、处理意见,跟踪监督办理情况和办理结果,及时将办理情况答复控告、举报、申诉人。《意见》强调,要加强协调配合,与有关部门共同做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工作。发现存在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等可能造成冤假错案的情形和相关线索的,应当及时通报或转交本院侦查监督、公诉、控告检察、刑事申诉检察部门或其他人民检察院办理,并及时了解办理情况,及时答复控告、举报、申诉人。

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内,三名在押人员却能杀警脱逃,其穷凶极恶、狡诈多端自不待言,但与此同时,一系列疑问也挥之难去:根据媒体曝光的监控视频,三嫌犯是在凌晨四点多,身着不整的警服走出看守所大门的,按看守所《在押人员一日生活制度》规定,此时在押人员应呆在监舍睡觉,而决不允许“熬鹰式”的夜审,可他们是如何接近管教民警并将其杀害的?从监舍到看守所大门,要穿越数道门岗,难道在整个脱逃过程中没有其他民警察觉?其时值班民警是否在岗,各道门禁是否处于正常工作状态?当第一位嫌犯走出看守所大门时,值勤武警已经察觉情况有异,并开始核查,但为何不先关闭大门?最后一名嫌犯离开看守所时,值勤武警开始鸣枪示警,此时是否启动了紧急状态处置的预案……这种种疑问,都亟待廓清。

吃猪耳朵、啃泡椒鸡爪、和家人打电话通信……在禅城看守所的前管教王某的“看护”下,包括垄断九江战备码头的“四川老大”李某等人在内的在押人员,在看守所里过起了惬意生活,这起案件也作为当时“三打两建”的典型案例,由禅城区检察院向媒体发布。近日,佛山中院对王某作出了终审判决,维持了其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的一审判决。据了解,案发前,王某的身份是禅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管教民警。然而,正是利用看管看守所A34监室的便利,王某自2011年11月至2012年6月间,实施一系列犯罪。

去年以来,江苏省昆山市看守所对在押人员进行技能培训,帮助刑释解教人员就业。目前,已有近千名在押人员参加技能培训,其中60余名短期服刑人员刑满释放后即被企业录用,另有40人与企业达成签约意向。昆山市看守所在工作实践中发现,一些刑释解教人员因就业困难、生活无着落,自暴自弃,容易重新走上犯罪道路。为此,他们决定对在押人员进行技能培训,让他们在刑释解教之前就掌握就业技能。昆山市看守所充分利用昆山高新技术公司、电子企业较多的优势,积极与相关企业协商,引入一些适合看守所要求、符合当前社会需求的劳动项目进入看守所,让在押人员边劳动边学习。

接近公安部的学者表示,此次看守所法制定,重在总结固化多年来看守所改革经验,使其与新刑诉法接轨,更好地服务于整个刑事诉讼体系。看守所立法已成共识现行的《看守所条例》出台于1990年,距今已经24年。其间我国《刑事诉讼法》分别于1996年和2012年两次大修。这部“古董级”的法律已与现在的刑事诉讼体系不相协调。“现在都叫犯罪嫌疑人了,当时还叫人犯。”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名誉院长樊崇义举例道。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建立起严禁刑讯逼供机制,其中确立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有罪,非法证据排除和讯问全程录音录像等规则。

目前,按照全国人大法工委和国务院法制办的立法计划,在前段国务院法制办开展看守所条例修订工作的基础上,公安部正在进行看守所法起草工作。公安部将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精神,科学规范看守所刑事羁押机关的职能作用,并广泛听取各有关职能部门和社会意见,积极推进工作进程。看守所法的制定出台,将使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律体系趋于完善,使看守所管理真正实现十八大提出的“加快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管理体制”。15项人身权利保障制度:权利义务告知制度,财物管理制度,主管协管民警直接管理在押人员制度,男性、女性、未成年等分押分管制度,心理干预制度,生活健康保障制度,视频会见制度及规范在押人死亡处理制度等。10项诉讼权利保障制度:依法收押制度、防止刑诉逼供制度、保障在押人员辩护权制度、保障辩护律师会见制度、规范讯问在押人员和提解出所制度、在押人员投诉处理制度、对社会开放接受监督制度等。(记者 汪红)。

王翔告诉记者,从小到大,他记不得母亲的生日,也记不得母亲节是哪天。直到5月8日下午,管教民警告诉他有机会和母亲见面时,他才知道5月11日是母亲节。“妈妈,我欠你一个‘对不起’。”倔强的王翔在信里请求母亲照顾好身体,下辈子,他还要做妈妈的儿子。说完,王翔抱着母亲大哭起来。“妈,我不再是那个年少无知的少年了”2013年,年仅17岁的余小勇(化名)因涉嫌强奸,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和母亲分别一别就是一年多。余小勇的父亲因患有甲亢,照顾一家人吃喝拉撒的重担落在了母亲身上。

记者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看到,办案机关讯问在押人员有专门的看守所讯问室。讯问室用金属防护网分隔,使讯问人员与在押人员分置两侧,并加装录音录像设备进行监督,既防止刑讯逼供,又防止人员受到侵害。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刑事诉讼法从1979年首次制定,历经1996年、2012年两次修订,随着“尊重和保障人权”成为总则内容,既为公民充分享有人权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依据,也对看守所执法管理提出新的要求。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唐颖霞表示,亲身参观看守所,看到在押人员的人身权、财产权、健康权、被救助权利得到了很好保障。沙盘心理辅导、法律援助中心、视频会见、对社会开放接受监督等措施,让人看到了看守所作为独立的刑事羁押执行机关的进步。(完)。

新浪博 李建华 张恩山

上一篇: 男子冒充高富帅骗5女友15万 此前曾与6女孩交往

下一篇: 装修工冒充医生轻松贷款20万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