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潜伏”列车7年擒贼192人 扮过白领装过乞丐


 发布时间:2020-12-02 02:52:53

反正这七个贼干起活来都有绝招,警察见了他们深感头痛。他们不是六七十岁开外病病歪歪的就是年龄不足16岁。抓了关不久,赶又赶不走。做贼是多大的罪?顶多关个一年半载的就出来了。招募志愿者,加入反扒队虽然扒手们前科累累,反扒警察、反扒便衣们还是各自守候着自己的辖区,见了他们就找机会抓。这

某日下午4时左右,反扒队员老徐和另一名队员来到藕池新村车站。当时下班的人很多,公交车人流拥挤。老徐很快发现了3个扒手,其中一个在动手作案,另两个在望风。如果马上实施抓捕难度较大,于是老徐和其他几名队员装作等车的乘客,准备抓个现行。老徐等人随一拔乘客上车后,忽然听到有个学生大喊“有人偷手机!”一个扒手突然从车上蹿下来。反扒队员立即朝扒手逃跑的方向追去。这时,扒手另两个同伙也上了公交车欲逃跑。其他几名反扒队员分两组追击。

6月12日早晨6时许,晴朗的天气夹杂着一丝闷热。山东济宁市公安局反扒队队长张亿和往常一样,驾车出了家门,前往火车站与队员们汇合。“6点多是小偷们的上班时间,到一般人上班的时候,他们已作完案回家休息了。”据张亿介绍,每天他都在这个时间段开始工作。7时20分许,接到队友“有动静”的电话,张亿立即赶往现场,并且发现两名骑着电动三轮车的可疑男子出了城沿济鱼公路向西行驶。职业敏感使张亿意识到,这可能是盗窃得手准备销赃的人员,遂交待骑摩托车的队员们交替跟踪。

如影随形反扒民警工作的时间从清晨开始。早市、早高峰的车站、公交车,都是他们工作的场所。等早高峰结束,他们才可以去吃早饭,随后就要去市场和商业区巡查,到了下班高峰期,他们继续来到车站、公交车和夜市,每天都在紧张的工作节奏中度过。而更多的时间,他们的工作方式是行走。“每逢周一早晨,扒手在大的公交车站出现频率高,停留时间长,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在路面上流窜,伺机作案,我们就得一直跟着目标,他们走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学生妹”一会儿举起电话开始聊天,一会儿停留在车站牌前看路线,始终不远不近地跟着“白鞋子”。这不是拍电影,是反扒小组正在执行任务,这也算是一场演出,主角“学生妹”由反扒“十一组”女警小瑾扮演,“鸭舌帽”导演是组长,刑警总队韦警官。昨日下午,重庆晨报记者见小瑾紧紧跟上了“白鞋子”,也尾随其后体验了一把反扒行动。“白鞋子”是一个瘦高个的年轻男子,全身深色衣裤,他在公交车前来来回回转悠。惯偷警觉很高,蹲守扑了空“这是个惯偷,已经被抓过2次还屡教不改,今天他一走出巷子我就盯上了。

10月12日,在城阳商贸城步行街上,一名身高一米七左右、年龄40岁左右的男子引起了便衣民警的注意。该男子在闲逛,不像是购物,看见人多的地方就往里挤,而且专盯着别人的衣服口袋,鬼鬼祟祟形迹十分可疑。为了抓现行,反扒民警决定放长线钓大鱼。10月16日上午10时许,该男子出现在反扒民警的布控之下,民警跟踪其至一个蔬菜摊时,该男子挤到一名老年妇女身旁,只见他左手从衣兜里拿出一把镊子,然后把镊子伸到了该妇女的衣兜里,并快速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来。

“没办法,日坛每天上午有祭天仪式,人不比庙会少,我主动请缨去看看。”前几日受雪天影响,龙潭庙会与往年同期相比,日游客量减少了一半,但李和平一丝不敢懈怠。初三正午12点,入园游客陡增,本报记者跟随李和平从龙潭公园东门走进园区。走到一排摊位前,李和平停了下来,只见他走到每个摊点前,站在人群外观察。面对记者的不解,李和平解释道,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表演、玩游戏,这也是扒手最容易得手的时候。“这时候你要从背面观察,看他们的手上动作。

时间:1月18日-27日 地点:北京西站、列车上 场景:北京铁路警方铁鹰行动1月18日16时,北京西站9站台,李东透过车窗,看着T231的车头缓缓进站,而在一道之隔的车厢里,谭静望着K106的车尾出站。就在一小时前,李东还盘算着在站台上送一下自己的妻子谭静,“好久没见了,哪怕给她拎一下包也好”。李东望着远去的T231有些惋惜。这是夫妻俩春运期间第三次擦肩而过。为保证春节期间返乡旅客财产安全,北京铁路警方展开铁鹰行动,所有反扒成员在案情高发段打击扒窃犯罪。共有16名女子反扒队员身处一线,其中还有多名从机关抽调出的有一线作战能力的女警。27日16时,李东和谭静夫妇终于有机会在同一列车上执行反扒任务。由于感冒,谭静满脸倦容,但一看到丈夫李东,还是送上一个甜甜的微笑。22时,谭静站在硬座车厢的通道边,距离不远处,李东也斜靠着,很多乘客已经昏昏欲睡,二人的眼睛却机警地在车厢内来回巡视。虽然身处一室,但二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只是各司其职,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守到后半夜。

他和北京所有的便衣警察一样,是守卫市民们的“隐形卫士”,但很少被人知道。李和平感慨,现在的贼越来越难抓。上世纪80年代,王府井大街全年最多能抓2500个,他一天就能抓到4个。现在的贼警惕性高了,如果是惯犯早就记住了李和平的脸。有时候为了抓贼,他要跟踪整整一天。“如果贼‘醒’了,那一天的工夫也就白费了。”如今,李和平经常在天坛和东直门来福士广场抓贼。他告诉记者,来福士广场17点到19点是顾客用餐高峰,同时也是扒窃高发时段,每天他都要到21点才能吃上晚饭。

黄焕章 朱维 王希正

上一篇: 评论:“行窃视频”的道德刻度

下一篇: 顾客在沐足城对女技师不满意 左手掌被砍断(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4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