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市党风廉政建设一票否决制


 发布时间:2021-01-22 21:28:10

今年7月,广西贺江段发生水源污染事件,殃及广东下游数万民众饮水安全。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莫思坚(时任贺州市环境保护局平桂分局局长)、唐传城(时任贺州市环境保护局平桂分局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在任职期间,于2013年1月21日及2013年4月,先后两次发现贺州市汇威综合选矿厂在未上报

贺州市委7月9日作出决定,鉴于贺州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黄强等人在造成这次贺江合面狮段水污染事件负有对隐患排查不到位、监管不力的领导责任,对黄强等贺江污染事件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停职处理。公诉机关在法院审理中指控,被告人黄强在担任贺州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期间,于2013年5月收受赵俊阳所送的现金5万元及烟酒等礼品,随后其利用职务便利,以上级领导名义多次出面邀约贺州市环保局平桂分局局长莫思坚(另案处理)出面与赵俊阳吃饭说情,致使莫思坚在贺州市汇威综合选矿厂没有进行整改及不符合领取排污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3年6月23日给这家企业发放排污许可证。

贺江水污染事件中,龚大华、赵和平、凌勇、赵俊阳、李延军、李延高6名被告人涉嫌污染环境罪以及赵俊阳涉嫌行贿罪案,14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9月,赵和平在赵俊阳的帮助下以租赁的形式承租了位于贺州市平桂管理区黄田镇清面村白面山梅子坳的贺州市汇威综合选矿厂。在生产过程中,龚大华、赵和平、凌勇等人将含镉、铊等物质的原料进行露天堆放,没有采取任何防污措施,致使含高浓度镉、铊物质的原料经雨水冲刷流到厂棚旁的一地下小溶洞内;日常生产的废水则直接通过预先埋设的尾暗管排放到该厂旁边的小水沟;龚大华还指使被告人李延军、李延高等人在清理酸雾塔、沉淀池、反应池、废水池时,将里面的废水、废渣和结垢清理后直接排到厂棚旁的石缝里。

今年5月2日,广西贺州市八步区爱民路149号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案,屋主周子雄及其妻子凌小云、儿子周重霖、女儿周雪一家四口在家中被杀害。此案已于5月19日告破,犯罪嫌疑人均已抓获。经讯问,犯罪嫌疑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5月2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贺州市公安局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5.02”特大杀人案破案情况。案发后,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厅长梁胜利派区公安厅梁宏伟副厅长率领刑侦总队、技侦总队主要领导和技术专家组在第一时间赶赴贺州市指导案件侦查工作。

10月10日,贺州市公安局八步分局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等业务部门的支持指导下,经过紧张侦查,在接到报案后的10个小时内,成功侦破一起发生在木薯地内的强奸杀人案,抓获15岁的犯罪嫌疑人陈某雁。2013年10月10日07时许,贺州市公安局八步分局桂岭派出所民警接到桂岭镇某村的陈某报警称:其妹妹被人杀死在贺州市桂岭镇某村的木薯地里面。民警赶到现场后。确认案情后一边向局领导汇报,一边组织派出所民警对现场进行保护,开展现场调查走访工作。

2008年8月,广西某银行以咨询费的名义要求贺州市城投公司向其支付100万元。时任贺州市城投公司董事长的谭桂安,在明知向广西某银行支付咨询费没有依据的情况下,仍在公司董事会议上拍板同意支付该笔费用并呈报贺州市政府后获得批准。贺州市城投公司于2008年9月27日向广西某银行支付了100万元咨询费。广西某银行收到上述款项后从未开展过相关的咨询服务业务,造成国家资金遭受重大损失。事后,为掩盖上述事实,广西某银行与贺州市城投公司补签了一份《财务发展顾问合同》。玉林中院认为,谭桂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以及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其行为构成了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法院介绍,谭桂安归案后,主动交代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滥用职权的犯罪事实和同种较重罪行,并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可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前述判决。

记者12日从广西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获悉,广西贺江水体污染系列案件第一个提起公诉的案件——贺州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原支队长黄强涉嫌受贿一案,11日在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今年7月1日,贺州市贺江部分河段网箱养鱼出现少量死鱼现象,后经检测发现水体遭遇镉、铊等重金属污染。这次重金属污染事件从广西贺江马尾河段河口到广东省封开县,约110公里河段不同程度遭受污染,污染物浓度从1倍到5.6倍不等。7月7日,贺州市警方将贺州市平桂管理区黄田镇清面村的汇威选矿厂锁定为此次事件重要污染源,并将生产业主控制。

在非法建设过程中,龚大华、赵和平、凌勇等人还在该铟、铅生产线的尾水池壁下面设计安装了一条暗管,以将生产铟、铅的产生废水偷排到厂棚旁的小水沟。该选矿厂运行后,龚大华等人对生产管理、原料采购等进行了明确分工,还雇请了李延军、李延高负责萃取操作等具体工作。2013年4月,赵和平在湖南省永兴县购买了430吨的烟尘灰及化学添加济等原材料,5月20日开始陆续进行试生产,提炼金属铟、铅,至7月初已生产出铅泥40多吨、半成品海绵铟100多公升。

6月23日,在明知贺州市汇威综合选矿厂未按要求进行整改,不符合开工生产的条件,平桂环保部门也没有检查核实该厂是否备足防治污染环境的设备及严格落实防治污染环境的措施的情况下,被告人唐传城不但没有依职责提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的规定对汇威厂进行处罚的意见,反而在赵和平等人为代表的贺州市汇威综合选矿厂递交的排放污染物许可证发放申请表上的经办人意见栏签署“建议换发排污许可证”的意见,被告人莫思坚在领导审批意见栏上签发“同意”,从而使该厂获得了排污许可证,致使龚大华、赵和平、凌勇等人非法生产、排放污染物的行为逃脱了环保部门的监管,最终导致发生贺江水污染事件。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莫思坚、唐传城身为国家环境保护工作人员,在环保工作中不认真履行环境保护监管职责,不认真监督违法企业的整顿治理,不认真审核是否符合发放排污许可证的条件,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导致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应当以环境监管失职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据悉,本案将择期公开宣判。(黄琴芳 苏茂明)。

中新网贵港4月1日电 (记者 林浩)4月1日,广西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广西贺州市原副市长毛绍烈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公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毛绍烈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0万元;以滥用职权罪判处被告人毛绍烈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0万元。此外,法院对毛绍烈退出的赃款人民币753.6万元(已缴至检察机关)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并继续追缴毛绍烈受贿犯罪所得赃款未退出部分人民币323.6万元,没收上缴国库。

王耀平 毛麒琨 剧捞线

上一篇: 河北高院裁定维持王书金死刑判决 将报最高法核准

下一篇: 聂树斌母亲谈王书金案:公诉方鸡蛋里挑骨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