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头闹剧组砸场子揽活儿 小头目自称也是受害者


 发布时间:2021-01-17 23:03:16

日前,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推出《忏悔录》第二期“深谙影视业‘潜规则’的电视台长”,详细透视了辽宁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史联文违纪违法案件。文章一出,立即引发广泛关注。细数近年来广电系统“落马”的官员不难发现,影视业看似“风光无限”,但其中蕴含的腐败行为亟需引起重视。影视生产者更多精力放在

面对霸王条款,不少剧组因已搭建前期布景,签订了场地租赁合同,所以无奈接受。如果遇到不买账的剧组,孙某就叫手下在拍摄现场采取阻挡镜头、制造声响、持械谩骂、殴打剧组工作人员的方式干扰剧组拍摄,强迫剧组找孙某签订合同。据了解,孙某为了方便使用群众演员,还承租了一间大院供外来应聘的群众演员居住。她将承租的大院分为数个分院,并在每个分院选定一名院主。群众演员的工资由孙某发放给各院院主,院主再发放给群众演员,孙某及各院院主均从中进行抽成,最终分到群众演员手中的工资所剩无几。与此同时,大院的管理者还扣留群众演员的身份证,限制群众演员去留。2012年10月26日凌晨,孙某等人被警方抓获。检方认为,孙某纠集他人,采用语言威胁、扰乱秩序、暴力胁迫等手段,操纵影视基地群众演员市场,给拍摄单位造成巨大损失,给影视基地造成恶劣影响,给当地治安环境带来极大隐患,其行为已经涉嫌强迫交易罪。

曾在陈凯歌电影《赵氏孤儿》中扮演赵孤的17岁男演员赵文浩,近日被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影视公司)诉至朝阳法院,称赵文浩“违约”,索赔81万元。原告影视公司诉称,去年10月,公司与赵文浩及其法定监护人签订了《全职演艺合约书》。签约后,公司积极对赵文浩进行人物塑造,并组织编剧为其量身定做电视剧《我的高考》。该剧已正式立项,并由国家广电总局在2012年12月进行公示。但今年5月,赵文浩一方先是口头要求解除演艺合同,在双方协商期间又发来《演艺合约纠纷解约函》。

如影视设备采购,招投标机制有时形同虚设,虽是公开招标,但最终拍板还是“领导”说了算。在电视台内部,购买一部影视剧一般都要经过综合评估,但一些“烂片”却可以通过“潜规则”上映,只要不“越界犯规”,很少被叫停,却没有机构去追究它为何能上映。此外,影视行业专业性强,牟利空间大。一些由政府出钱,或者由政府主办的大型节目,由于用的是公款,演出场地、灯光、舞美等制作费到底需要多少,影视娱乐公司说了算。再加上聘请明星时开出高价,牟利空间可观,这也是影视娱乐行业里的“隐性腐败”。

2011年1月,孙某以某影视有限公司的名义,就此事与村委会签订书面授权。从此,孙某纠集他人,每天在影视基地门口及场地内巡视,当发现有剧组进驻基地,就和剧组协商让对方用自己的群众演员。孙某要求剧组不得擅自聘用其他单位的群众演员或个人演员,并且剧组必须在她所管理的食堂吃饭。此外,剧组还要支付每名群众演员交通费40元。而实际上,多数群众演员住在影视基地周边大院,每天来拍戏多是走路过来,根本不需要乘车。为向剧组要钱,孙某还提出剧组每使用20名群众演员,必须安排一个自己人做领队,须支付日工资160元。

期间,《三进山城》、《乱世留生》等剧组支付上述费用以及因停戏给剧组造成的直接损失共计60余万元。“小头目”自称是受害者诉求轻判该案一审时,张小喜表示认罪。其辩护人认为,张小喜在整个犯罪环节中起辅助作用,应为从犯,且没想到孙双喜从事的是非法活动,主观恶性较小等,建议法院从轻处罚。一审法院认为张小喜构成强迫交易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判处孙双喜有期徒刑2年6个月(已执行)。宣判后,张小喜以对自己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

王荣富 蜀兴川 金锡奇

上一篇: 生态文明建设主推乡村旅游

下一篇: 2014年司法制度与法律职业道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3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