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味影视剪辑普法栏目剧


 发布时间:2021-01-20 18:04:41

免费,并不天然占有道德制高点。更何况“免费”二字根本禁不起推敲。虽然许多免费平台诞生伊始可能出于兴趣使然,但一旦摊子做大、名气渐长,做流量文章、发“注意力经济”之财就成为必然选择。无论从哪方面看,“免费”都是站不住脚,也是不可持续的。互联网产业的长远发展,必须要以源源不断的内容生

据一审法院查明,张小喜曾在孙双喜的手下帮她管理群众演员大院,也算是个小头目。2011年8月至2012年10月间,张小喜伙同孙双喜等人,在丰台区王佐镇八一影视基地内,以北京市丰台区王佐基地庄户演员协会(未注册)的名义,要求剧组不得自带群众演员进入八一影视基地拍戏,并采取阻挡镜头、制造声响、持械恐吓剧组工作人员等方式,阻碍自带群众演员剧组的现场拍摄。强迫剧组与孙双喜签订协议,使用孙双喜所提供的群众演员、并向其支付群众演员工资、交通费、工作餐等相关费用。

曾在陈凯歌电影《赵氏孤儿》中扮演赵孤的17岁男演员赵文浩,近日被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影视公司)诉至朝阳法院,称赵文浩“违约”,索赔81万元。原告影视公司诉称,去年10月,公司与赵文浩及其法定监护人签订了《全职演艺合约书》。签约后,公司积极对赵文浩进行人物塑造,并组织编剧为其量身定做电视剧《我的高考》。该剧已正式立项,并由国家广电总局在2012年12月进行公示。但今年5月,赵文浩一方先是口头要求解除演艺合同,在双方协商期间又发来《演艺合约纠纷解约函》。

垄断群众演员 剧组不服就闹戏场法院审理查明,此后孙双喜通过网络广招群众演员,独占影视基地的群众演员市场。据了解,八一影视基地只开北门,孙双喜花钱收买保安,只允许她的群众演员出入,其他群众演员不得进入。孙双喜还要求剧组不得擅自聘用其他单位或个人演员,并由其指定的专业食堂为剧组提供伙食。如果有剧组对此不以为然,自带群众演员或不缴纳管理费用,孙双喜就纠集群众演员,干扰拍摄。据与孙双喜一起接受审理的李秋供述称,2010年年底,《龙门飞甲》剧组在八一影视基地拍摄,需要身高1.80米以上体型魁梧的男子演锦衣卫。因剧组带了自己的群演,孙双喜让张小喜带人闹场,“他们穿着现代衣服,往现场一站,戏就不能拍了”。之后《龙门飞甲》剧组和孙双喜协商,同意交管理费。因一天不拍戏,剧组就得损失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另外,为了赶拍摄进度,一般都会答应孙双喜的要求,使用孙的群众演员。

如影视设备采购,招投标机制有时形同虚设,虽是公开招标,但最终拍板还是“领导”说了算。在电视台内部,购买一部影视剧一般都要经过综合评估,但一些“烂片”却可以通过“潜规则”上映,只要不“越界犯规”,很少被叫停,却没有机构去追究它为何能上映。此外,影视行业专业性强,牟利空间大。一些由政府出钱,或者由政府主办的大型节目,由于用的是公款,演出场地、灯光、舞美等制作费到底需要多少,影视娱乐公司说了算。再加上聘请明星时开出高价,牟利空间可观,这也是影视娱乐行业里的“隐性腐败”。

影视剧组内再缉嫌疑犯。杭州市上城刑警大队日前在横店影视拍摄基地某剧组内逮捕了一桩持刀抢劫案犯罪的嫌疑人赵某。据悉,当时赵某在该剧组担任剧务一职。流动性强、流动性大,剧组似乎成逃犯藏匿最佳场所之一。2011年底,在全国公安系统的“清网行动”中,化名“张国锋”的齐齐哈尔袭警抢枪案重犯吉思光在横店被捕获。逃犯在《潜伏》中“潜伏”,一度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专家指出,影视人才是中国文化事业大发展大繁荣中一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力量,但由于流动性较大难以监控,如管理不善极易成为社会上的不稳定、不和谐的因素。

入网20年,版权保护缺位始终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绕不开的烦恼。在“免费才是王道”的理念引导下,各式各样的“拿来主义”大行其道。倘若单纯秉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拿自己的东西与网友免费分享,当然无可厚非。但大肆无偿“搬运”别人的东西来做“慈善”、博眼球,性质则有根本区别。实际上,纵观很多网站,无论打着“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旗号,还是蒙着“仅供学习交流观摩娱乐使用”的遮羞布,其“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网络信息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侵权实质都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为了让送审环节顺利,各公司的项目负责人都会主动巴结负责审批的李宁。某工作室总经理杨某作证称,该工作室和某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2011年合作了电视剧《山河恋》。但2012年11月10日左右,电视剧在报广电总局审批过程中,两次送审都不符合要求。李宁打电话告诉杨某,《山河恋》审批出现的问题,并指点了几句。“一般情况下广电总局审查后会将结果反馈给投资方,但因我和李宁是朋友,李宁就打电话告诉了我,并就该剧存在的问题和修改意见进行了指点。

李秋说,孙双喜不让剧组带自己的群众演员拍戏,要是有人自带,孙双喜就让人去拍片现场捣乱,“他们到现场拿着木棍和刀往那一站恐吓剧组的人,还堵镜头,让剧组停机”。李秋称,剧组的人就怕停现场,又都是文化人,不会打架,就和孙双喜去协商交管理费,“很多人都怕她”。李秋称,孙双喜还把卖盒饭的生意垄断了,群众演员的盒饭钱由剧组给孙双喜,孙双喜再给送盒饭的结钱,从中赚差价。丰台法院审理后认为,孙双喜和李秋的行为都已构成强迫交易罪。

昨天,市二中院公开审理了群众演员张小喜(左),田文杰大闹剧组案。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27岁男子张小喜伙同女副导演孙双喜垄断八一影视基地群众演员招聘,并造成剧组经济损失60余万元,一审被法院以强迫交易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两年。张小喜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了上诉。昨天上午,此案二审在市二中院开庭,张小喜自称也是受害者。强迫剧组签订用工协议案情张小喜是河南人,小学文化,在孙双喜的手下帮她管理群众演员大院,是个小头目。经一审查明,2011年8月至2012年10月间,张小喜伙同孙双喜等人,在丰台区王佐镇八一影视基地内,以丰台区王佐基地庄户演员协会(未注册)的名义,要求剧组不得自带群众演员进入八一影视基地拍戏,并采取阻挡镜头、制造声响、持械恐吓剧组工作人员等方式,阻碍自带群众演员剧组的现场拍摄,强迫剧组与孙双喜签订协议,使用孙双喜所提供的群众演员、工作餐,并向其支付群众演员工资、交通费、工作餐等相关费用。

纯池 乔庄镇 学箭

上一篇: 人代会宪法集体宣誓主持词

下一篇: 珠宝商见面就送人千元玛瑙 原是设局骗大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如年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536